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摄政大明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

    ……

    “钦差大人,这件事情全都是由我而起,与同袍们没有任何关系,是我提议!是我带头!您若要责罚,就责罚我一个人吧!”

    听到李贺的回答之后,赵俊臣却是面现冷笑,说道:“冲闯帅帐、拔刀相向、以下犯上、冒犯主帅……这般严重的罪责,你不过是区区一个总旗官,承担得起吗?”

    说完,赵俊臣转头向周勃问道:“周大人,依照军规军法,这般罪行理应是如何惩处?”

    周勃看了李贺一眼,却是面现不忍之色,说道:“冲闯帅帐的罪行,至少也要惩处以二十军棍……若是再考虑到他们有过拔刀相向的行为,更还要罪加一等,轻则五十军棍,重则就是斩立决了!”

    赵俊臣轻轻点头,再次把目光转向李贺,眼神之中满是严厉与压迫,缓缓说道:“五十军棍、斩立决……依本钦差来看,这两项责罚其实相差不多,一旦是五十军棍罚下去,受罚之人就算不死也要终生残废,还不如斩立决来得痛快!你叫李贺是吧?你当真要一人承担所有罪责?”

    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李贺重重点头,大声说道:“只要钦差大人您能够赦免这些同僚的罪行,卑职一个人死不足惜!”

    说话之际,李贺的表情间满是毅然决然,语气里全是义气当先,一副甘愿为了同袍们而英勇就义模样。

    见到李贺的这般表态之后,戚斌新军的众位武官们皆是满脸的震惊与感动,谁也没想到李贺竟然会把所有责任揽在自己身上,甚至是不惜一死来为众人赦免罪行。

    戚斌组建新军的时候,兵源大都是来自于义乌的矿工,完全没有招募陕甘三边的亡命徒与兵油子,就是为了防止这支新军沾染上边军的种种恶习,帅帐内的这些底层武官也大都是戚斌近段时间所提拔的,前不久还只是矿工的身份,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大都较为年轻,性格也保持着淳朴与谦卑。

    他们也明白这次莽撞冲闯帅帐究竟是多么严重的罪行,只是连续经历了戚斌战死与高层武官被羁押的事情之后,戚斌新军连续遭到重创,眼看就要分崩离析,这些人皆是有些热血上头,被人稍一挑拨就干出了冲闯帅帐的蠢事。

    然而,在帅帐外被侍卫们团团围住之后,绝大部分人的冲动劲头逐渐冷却,就已是有些后悔了,随后又被侍卫们夺去兵刃押入帅帐,见到了威望日渐高涨的赵俊臣,绝大多数人更是心中胆寒,连话都不敢说了,还需要李贺来代替众人表态,最终也正是李贺的据理力争挽救了戚斌新军。

    如今,赵俊臣突然要追究他们冲闯帅帐的罪行,语气表情又是这般严重,更是让这些戚斌新军的底层武官们感到了无比惶恐,只觉得自己这次完蛋了。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李贺突然间挺身而出,表示要代替众人承受所有责罚,甚至是不惜一死!

    这般情况下,帅帐内这些性格淳朴的新军武官们究竟会多么感动,又会多么钦佩李贺的义薄云天,也就可想而知了。

    于是,李贺在这些新军武官心中的声望,也就瞬间到达了顶峰,甚至还要更高于戚斌在世的时候。

    感动与钦佩之余,这些新军武官们也再次热血上头,终于有了说话的勇气,纷纷是为了王贺向赵俊臣求情。

    “钦差大人,这次冲闯帅帐是我们所有人的决定,绝不只是李贺兄弟一人的带头!”

    “若要责罚就责罚我们所有人吧,我们所有人一同分担,千万不要杀掉李贺兄弟啊!”

    “钦差大人,李贺兄弟的所作所为,全是一心为了新军考虑,您可不能害了他啊!”

    “钦差大人……”

    听到众位武官的求情,赵俊臣的表情反倒是更加严肃,冷声道:“你们难道以为军法是儿戏不成?罪行又岂有共同分担的道理?若是这事是由李贺一人承担,那就是李贺一个人斩立决或者重罚五十军棍!若是由你们所有人共同分担,那就是所有人皆是斩立决或者重罚五十军棍!你们可要考虑清楚了,冲闯帅帐的罪行究竟是由李贺一个人承担?还是由你们所有人一同承担!”

    随着赵俊臣的话声落下,刚才还群情激动的底层武官们纷纷噤声。

    原以为罪不罚众,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是所有人同罪。

    接着,一些人不敢再多说什么,另一些人则是面现决然之态,似乎是打算要与李贺同生共死。

    就在这个时候,李贺再次开口,大声道:“钦差大人,冲闯军营之事确实是由卑职一人引起,也是卑职一人领头,众位同袍们的表态只是为了军中义气罢了,确实是与他们无关!此事自然是由李贺一人承担!”

    说完,李贺转头向众位武官劝道:“众位同袍,众位兄弟,戚斌将军战死了,众位高层将领也得罪了上峰,如今正是我军风雨飘摇之际,若是你们也要受罚而死,咱们这支军队就要完了……所以,都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情由我一人承担就好!若是我一人之死就能换得咱们这支军队的延续,那么我死又何惜?”

    看着李贺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听着李贺这般感人至深的表态,众位军官终究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所有人都红了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赵俊臣突然开口问道:“我且问你,你们戚斌新军满编有多少人?其中马队多少人?火枪多少支?火炮多少门?”

    李贺一愣之后,答道:“回钦差大人的话,我军满编五千人,其中马队一千三百三十人,战马一千七百匹,火枪两千一百根,其中威力最大的鸟铳有九百三十支,火炮一百三十门,其中虎蹲炮有五十三门。”

    赵俊臣又问道:“若是再有蒙古鞑子的骑兵来袭,你打算如何应对?”

    李贺没有多少犹豫,直接答道:“以车营与长枪兵挡在前面,火枪兵抢先进攻,火炮于后阵齐发,骑兵伺机而动。”

    赵俊臣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问了李贺许多问题,从操练再到战法不一而足。

    而李贺也全都是快速精准的回答了赵俊臣的询问。

    一番问答结束之后,赵俊臣再次沉吟了片刻,然后突然看了旁边的周勃一眼。

    周勃也很欣赏李贺的有情有义,如今见到赵俊臣突然向自己打眼色,哪里还不知道赵俊臣的暗示?

    于是,周勃突然开口道:“钦差大人,李贺冲闯军营的罪行,自然是不容宽恕,但依照下官来看,他不过是区区一个总旗官,犯不着钦差大人亲自责罚……不妨让他回到戚斌新军领法如何?”

    赵俊臣依然是表情肃穆,点头道:“既然如此,本钦差已是决定……李贺冲闯帅帐之罪行,罪大难恕,当重罚五十军棍,自行返回戚斌新军的营地领罚!”

    听到赵俊臣的这般决定,帐内的众位武官先是一愣,然后就再次齐声欢呼起来。

    回到戚斌新军领罚的话,执行军棍的都是自己人,自然是可轻可重。

    若是由旁人执行五十军棍,自然是不死也残,但由自己人执行军棍的话,说不定也就是屁股上多了两道红印罢了!

    他们没想到,赵俊臣终究还是放过了李贺一马。

    *

    看着新军武官们皆是发自真心的拥簇着李贺离开帅帐,显然已经在心中把李贺视为他们的领袖,赵俊臣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笑意。

    从一开始,这就是赵俊臣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罢了,目标就是为了推动李贺上位!

    事实上,李贺的姓名来历皆是伪造,他的真实姓名乃是赵贺,是扬州大族赵家的旁支出身,若是依照赵家的族谱,赵俊臣还要称呼他为“堂兄”。

    当初,得知戚斌要前往义乌招兵的消息之后,赵俊臣就动了趁机渗透戚斌新军的心思,于是就安排陈芷容挑选了一批人手伪装成为义乌矿工加入了戚斌新军,这里面有些人是赵家旁支子弟,有些人是赵家的世代长工,也有些人是赵俊臣手下各个组织里的骨干。

    这些人加入戚斌新军之后,就要以赵贺的表现最佳,不仅是很快就通晓了戚斌新军的各种操练战法,又在戚斌新军之中广结善缘、人脉渐广,也很快就受到了戚斌的重视,被戚斌提拔成为新军里的总旗官——若非是戚斌偶然间发现了他私下里搞串联、接受赵俊臣资助的事情,说不定如今已经晋升成为副百户的军职了。

    正是因为赵贺的身份暴露,才造成了戚斌与赵俊臣正式决裂,可谓是过失严重,但考虑到赵贺加入戚斌新军之后的种种表现,总体而言依然是可圈可点——他是地主家少爷的出身,却能够耐住军队生活的枯燥幸苦,还可以在短时间内掌握戚斌新军的操练战法,很快就在新军之中脱颖而出,再考虑到他毕竟是赵家族人,这般表现就尤其难得了。

    最终,在赵贺亲手执行了戚斌“战死”的计划之后,赵俊臣也就原谅了他从前的过失,并且还打算让他成为自己控制戚斌新军的核心人物,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这场表演。

    自从决定了戚斌“战死”的计划之后,赵俊臣就已经预料到了今日的这般情况,当戚斌“战死”之后,不论是新军将士们泄愤杀俘的行为,还是新军的众位高层武官被方振山尽数羁押罢职的事情,还是新军的底层武官莽撞冲闯帅帐的做法,皆是赵俊臣在暗中推动!

    而经过了今日的这场做戏之后,戚斌新军的众位千户以上的高层武官全都是因为赵贺的据理力争才被赵俊臣赦免了罪行,也就欠下了赵贺的恩情,今后必然是投桃报李、重点提拔,而百户以下的中下层武官在亲眼见证了赵贺拯救戚斌新军、代替众人受罚的做法之后,今后也必然会拥护赵贺为领袖!

    让李贺回到戚斌新军领罚,也是为了向戚斌新军的所有人宣传李贺的今日事迹。

    这样一来,赵贺既有了上层将领们的重视与提拔,又有了中下层武官们的拥护与爱戴,再加上赵俊臣的暗中支持,想必很快就可以成为戚斌新军的核心人物,代替戚斌成为新军的主帅也只是时间问题。

    赵俊臣如今在军队之中威望日渐高涨,但这般威望主要是集中在战兵新军、固原军镇、以及禁军援兵之中,对于戚斌新军依旧是影响不深。

    而随着今天这场大戏,戚斌新军这个战力极强、军纪严明的军队,也很快就要落入赵俊臣的掌控了。

    其实,随着戚斌战死,戚斌新军已是群龙无首,赵俊臣完全可以找机会设法排除掉戚斌新军的所有高层武官,然后再强行推动赵贺上位、成为戚斌新军的新任主帅,这般做法无疑是要省时省力得多,并不需要赵贺逐步提升自己的军中地位,但弊端也是更多。

    首先,赵贺此前不过是一名总旗官罢了,虽然说人脉宽广、表现优异,但毕竟是资历较浅、功勋不彰,强行推他上位必然会引起军中将士不服,不仅赵贺的主帅之位无法坐稳,也不利于赵俊臣有效控制这支军队。

    其次,若是赵俊臣强行推动赵贺上位,必然会引来许多瞩目,到时候不仅会暴露赵俊臣插手兵权的野心,赵贺本人也会受到赵俊臣敌对派系甚至是德庆皇帝的打压,即使是上位一时,也无法长久。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原因——赵俊臣之所以重视戚斌新军,就是因为这支军队完全模仿了当年的戚家军而成,这支军队的战法、操练、制度甚至可以称之为一支近代军队,与寻常军队有着本质上的不同,而一支近代军队的核心就是那些可以精准执行军令、熟悉战法阵型的各层级武官,若是赵俊臣为了推动赵贺上位而排挤掉新军中的众多武官,这支军队也就不再是赵俊臣所需要的那支军队了,却是舍本逐末、得不偿失。

    正是考虑到这些事情,赵俊臣才会为了今天的这场戏耗费了诸多心思。

    *

    想到自己很快就可以控制戚斌新军,赵俊臣自然是心情不错,当他继续与周勃谈事的时候,嘴角也一直挂着些许笑意。

    两人谈了一些军功赏银的事情之后,周勃见到赵俊臣的这般表现,却是忍不住问道:“看样子,钦差大人您很欣赏那个李贺?”

    此前,周勃就是因为赵俊臣的暗示才会开口为李贺求情,若是赵俊臣这个时候刻意遮掩,反而会显得自己心虚,所以赵俊臣也就坦然点头,道:“你也看到了,这个李贺很有担当,也很有胆识,戚斌新军拥有这样的人才,不仅可以传承戚斌本人的遗志,也不必担心戚斌新军因为戚斌战死而堕落了。”

    见到赵俊臣的坦然表现,周勃也就没有多想,只是点头赞同道:“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军官,如今虽然只是区区一个总旗官,但今后想必是前途无量的。”

    赵俊臣却是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随着戚斌的不幸战死,这支军队再称呼为戚斌新军已经不合适了……事实上,原本将这支称之为戚斌新军就已经是不合规矩了,容易引起朝廷的非议!”

    事实上,戚斌所组建的这支新军之所以被称为“戚斌新军”,最开始还是赵俊臣带头的,那时候赵俊臣还没有下定决心让戚斌“战死”,所以就想要用这般称谓名号让朝廷排挤打压这支新军,毕竟历史上的杨家军、戚家军的下场都不是很好,就是因为这些军队的个人烙印太深犯了忌讳。

    但如今,这支军队眼看就要落入赵俊臣的手中,这般称呼自然是不能继续了,改变称号也有利于赵俊臣进一步消除戚斌在这支军队之中的影响力。

    另一边,周勃也是点头赞同道:“戚斌新军的称号确实是有些不妥……那么,钦差大人您认为这支军队应该改为什么名号比较好?”

    赵俊臣沉吟片刻后,说道:“这支军队乃是戚斌所建,目标是为了抵御鞑子入侵,保护朝廷百姓,与边军武官们的那些麾下私军性质截然不同,如今戚斌已然战死,但为了传承他的遗志,这支军队今后的主要指责也是守卫朝廷边疆,就称之为‘卫**’吧。”

    周勃并无异议,点头道:“既然如此,从今往后就再也没有戚斌新军,只有卫**了!”

    其实,赵俊臣将戚斌新军改名为“卫**”,却还有另一层含义。

    正所谓“保家卫国”,“卫国”的前提则是“保家”!赵贺身为这支军队的未来主帅,他与赵俊臣皆是赵家出身,赵俊臣更是赵家的未来保障,相信赵贺一定会明白这个名号的真实含义的。

    就在赵俊臣与周勃定下了卫**的称号之际,帅帐之外突然间又出现了一阵喧哗。

    这一次的喧哗混乱,远要比刚才那些底层军官闯营的时候动静更大,隐隐还能听到许多人正用蒙古语大声呼喝。

    接着,一名侍卫表情惶惶的入帐禀报,称是蒙古右翼的主帅齐格木来了。

    齐格木来见赵俊臣,自然是为了战场上蒙古右翼被明军误伤的事情而兴师问罪。

    ……

    ……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