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无限梦想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总之一句话,“想”不犯法,不过如果是诅咒某个人死,也许在法律上找不到证据,但因果之力是绝对会爆发在那个诅咒者身上的。

    所以,总体来说,因果异力是相当牛偪的一种反击手段了。

    甚至。

    因果异力还可以主动施展,就像炒期货一样,既可以揸多单,也可以沽空单,但施展的代价就比较大了。

    可惜,坎南办公室里的与会者几乎不懂“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这个道理,所以这些人讨论了一番戈斯提出的事件后,恐惧感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发加深了。

    事实上,佛家跟基督教比起来,只能算是小众教派,欧美人大多信耶稣,信佛的很少,自然难以理解“因果循环”这种未知的问题。

    未知的,往往能产生恐惧;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害怕未知。

    远古时候,雷电劈中树木形成山火,野人们认为这是天神发怒,降下惩罚;后来,人们渐渐会用火了,虽然还是畏惧雷电,但山火再起的时候,人却不太怕了。

    相对来说,动物连用火都学不会,所以大部份动物不禁怕雷电,同样怕火。因为对它们来说,火跟电都是无法掌控的。

    回到眼前,绑架谭宇辰的行动不仅没成功,所有参与行动的家伙除了唯一一个变成瞎子幸存以外,剩下的全都死于意外,这就令知情人想不疑神疑鬼都难!

    更令坎南等米国佬惊悚的是,在戈斯的报告里,根据cIA事后陆续的调查取证,关于参与人员的所有意外事故都找不出一点人为痕迹,比电影《死神来了》还死神来了。

    这尼玛,办公室里的与会者在确认这点后,没当场大小便失禁就算心理素质上佳了好不好?可是,在场众人还是有种被硬东西顶着尾椎骨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结果造成总统办公室内,好一阵静默。

    “先生们,现在事情已经这样子了,说说有什么想法吧?”坎南终忍不住开了口,但他的脸色比便秘还难看。

    “我看……咱们是不是把针对彩虹集团的行动暂停一段时间?”有人建议道。

    “不行,之前咱们官方已经放了狠话出去,就是要对付彩虹集团的,这会儿怎么能暂停行动呢?这岂不是服软了?”

    “你少来赫伯特,你当我不知道你反对的目的么?”

    “我什么目的?”

    “哼……”

    其实在场的人都知道,赫伯特与米国十大财团中的某两家联系紧密,俨然就是他们的代言人。

    “那好啊赫伯特,既然你不同意暂停行动,剩下还有几项行动你负责主持吧,我这个cIA局长可以给你完全的授权。”

    戈斯这话一出,其他人的眼睛顿时大亮起来,死道友不死贫道,这招厉害啊!不过大家都挺喜欢。

    唯独赫伯特闻言呆住了,隔了好几秒才缓过神,连连摆手拒绝道:“戈斯局长,你们cIA的工作方式我一点也不了解,怎么能外行指挥内行咧?”

    戈斯毫不让步道:“没事,我在上任局长前也不是很了解cIA内部的工作程序,你大可以先去cIA总部熟悉一下各项事务,然后再全面主持针对彩虹集团的行动。”

    “呵呵,这、这个……”

    赫伯特一时间无言以对,只好哭丧个脸看向总统坎南。

    幸好坎南还是维护他的,当下摆手道:“戈斯,既然你是cIA局长,就应该把cIA的事全面负责起来,当然了,我知道谭氏事件失败后的诡异状况令人投鼠忌器,不过咱们还有盟友嘛,怂恿他们去试探一下,看还会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嘛!”

    “那岂不是说我们这边的行动一样要暂停?”赫伯特失声道。

    坎南一听,没好气地瞪了赫伯特一眼:“不是暂停,是暂缓,oK?”

    “总统先生英明!”

    “反正我们已经打压了彩虹集团好一阵了,下面也该轮到鹰国佬法国佬登台表演了。”

    “可是我听说彩虹集团的大老板似乎跟厄国基地遭袭有关啊……”赫伯特还待垂死挣扎。

    听到这话,克莱德的脸唰一下就变得跟锅底差不多,当即闷声道:“赫伯特助理,想不到你消息还蛮灵通的嘛,正因为彩虹集团的大老板跟基地遭袭有关,我们就更需要谨慎了。”

    “歪什么?”赫伯特梗着脖子道。

    “难道你没看有关基地遭袭的详细报告?”克莱德一脸讥诮道。

    坎南见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啪一声,直接拍桌子道:“行了先生们,打压彩虹集团的各项行动就都暂缓吧,不过与那边的官方谈判不能停止,最好能再先弄几个储物胶囊到东京或者回本土进行继续地研究。”

    “是!”众人齐声应了一句。

    “那好,散会!”

    众人鱼贯而出,克莱德却故意走在了最后。

    坎南看穿了他的行为,所以让秘书悄悄把克莱德留了下来。

    挥手把秘书打发出了办公室,坎南道:“说吧,什么事?”

    克莱德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道:“还是关于彩虹集团的事……”

    坎南忍不住皱眉:“坏消息?”

    “嗯…”克莱德点头。

    坎南运了运气:“行了,你说吧!”

    克莱德忙把关于无名岛监狱的事和盘托出。

    坎南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要知道,即使身为米国总统,也不一定对米国几十届政斧的各种秘密全都了解,有很多早期政斧秘闻,后来的米国总统也只是隐约耳闻,知道得并不一定清楚。拿眼前dIA所谓的无名岛秘密监狱来说吧,坎南上任之初就听说过,但也仅限于听说,他一直没过问这个事,甚至不想过问这个事,可有时候,人越是不想什么,它就来什么。

    “你是说,你本来是想利用彩虹集团大老板准女友的家庭成员来企图威胁他,结果没想到整个无名岛现如今已经被陨石毁灭了是吗?”

    “是、是的,总统先生!”

    “既然整个无名岛都没了,你还向我报告干啥?”坎南被气笑了。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怀疑……”

    “你怀疑什么?”坎南啼笑皆非道,“莫非你还怀疑陨石是彩虹集团搞的鬼?”

    本来坎南以为他问的问题就已经够荒谬了,没曾想更荒谬的是,克莱德居然在点头。

    “你点头算几个意思?难道你还真怀疑陨石的来历?”

    “不是的总统先生,我的怀疑有根据……”

    “是吗?”坎南挑眉道,“说说看。”

    克莱德道:“通过从数艘商船上的取证,基本可以确定无名岛遭受陨石袭击的时间点,可在这个时间点上,国家天文台方面极为确定地说,该时间点前后一小时,没有任何天外物体冲入大气层……”

    “什么?!你不会在给我编故事吧?”

    “我说的句句属实。”

    也就在总统办公室的小会几个钟头后,京城这边已是早上,高老第一时间收到二部传真的消息后,带上双份早餐,溜溜达达进了罗老办公室。

    “老罗,给,这份你的,有你最爱吃的油饼。”高老把早点放在罗老桌上他能够得着手的地方,“又看文件,我跟你说,公事你永远是做不完的,而这个身体是工作的本钱,还是赶紧吃早餐吧!”说完,他自顾自走到茶几那里,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开吃。

    等吃过头几口,稍微暖了胃以后,高老抬头一看,发现罗老还没动早餐,就眼珠一转,大喇喇道:“老罗,米国那边有最新的情报传过来,是关于坎南的,想不想听?”

    “不想听……”

    高老闻言愣了一下,却不气馁:“是一则很奇特的情报喔,你听过之后绝对会瞪圆了眼睛!”

    罗老总算从文件上移开目光,睨了高老一眼,道:“我不信,要真是很奇葩的消息,你一来肯定就咋呼开了。”

    高老顿时苦笑起来:“你还真了解我,不过这条最新的消息吧,弄得我有点心里发毛,所以才不愿声张。”

    罗老听到这话好歹生出点兴趣,拖过早点袋子,边打开边问:“到底什么消息啊?”

    高老忙把米国佬绑架谭宇辰的行动讲了出来。罗老听得直撇嘴道:“这事儿我俩不是关注过一段时间嘛,米国佬失败了,咱们也就没让人出手,这有什么值得吃惊的吗?”

    “吃惊的地方不在于行动本身,而是参与行动的米国佬,除了一个变瞎子之外,其余的全都因为意外事故死亡了。”说到这儿,罗老眼中开始划过一丝惊悸。

    “意外死亡?这有什么好纠结的?”罗老不以为然道,“具体是不是意外,我想米国佬肯定会事后核查,并且会查得一清二楚。”

    “米国佬是核查过了,都是意外,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死的这些人遭遇的意外都发生在二十四小时之内。”

    “嗯?”罗老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有这种事?那这些人发生意外的时候,杨棠在干嘛?”

    “他在自己家……”

    罗老无语凝噎。

    正当二老相对无言之际,杨棠刚优哉游哉地完全了今天的超能训练。

    “嗯,还不到九点,过去爸妈别墅那边吃早饭吧!”

    杨棠这么念叨着下了楼,也没走地下通道,直接穿门过户到了父母别墅,再拐进餐厅,结果发现除了杨爸之外,杨妈妈陶妤妃上官茗欣都在。

    不过上官茗欣只是坐在角落里,闷头吃东西,杨棠落座时,她也没打招呼。

    杨棠也懒得理她,身为同校还算有点交情的学姐学弟,他招呼上官茗欣在家里边住下,一日三餐供着,这就算礼数到家了。至于上官茗欣的娇小姐脾气,他才不惯着咧,爱住住、不住爱上哪儿上哪儿,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需要用哄嘛?

    上官茗欣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她是可以离开杨家,然后跟cIA方面联络,可看了警讯她也知道,她母亲应该已经不会再遭罪了,她再跟cIA联系干什么咧?再受米国佬摆布么?但女生的面子和那点矫情的心态又让她拉不下脸来向杨棠道歉。

    于是,就僵住了。

    不过上官茗欣就是上官茗欣,到底还算有点头脑,趁着杨棠在吸哩呼噜喝粥,她终忍不住向杨妈妈开口:“aunt,我想去HK一趟,接我母亲,您看?”

    杨妈妈不置可否,淡淡道:“上官啊,这事你家的事,我不便多嘴。”言下之意很明显,昨天你那样质问陶妤妃(准儿媳),显然是过份,所以咱不愿多事了,这总可以吧?

    “可是aunt,我、我一个人……”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难道你们家除了你爸妈之外,就没别的亲戚了?”杨棠突然抬头插了句嘴,脸上明显带着冷笑,“就算没亲戚,你也可以向警方求助嘛!”

    上官茗欣闻言,心瞬间凉了下来,她意识到昨天对陶妤妃的质问算是把杨家人给彻底得罪了,毕竟人家救你妈脱离了苦海,你感谢的话没一句不说,开腔就是颐指气使的诘问,依杨棠高中时的脾气,他肯定会回怼一句,[这么凶我媳妇儿,你牠妈算老几啊?]

    听到杨棠讥讽的话,杨妈妈面不改色,依旧用平淡的目光瞅着上官茗欣。也是,她如今连乡下那些个市侩的亲戚都不愿搭理了,何况上官茗欣这么个“外人”?

    至于杨棠更是如此,早在上官茗欣请求帮忙救母时,他就不太情愿,还是杨爸杨妈动了念头,他才陪父母走了这一遭。结果昨天上官茗欣一不小心露出“理所应当”的嘴脸,他就烦了。就算咱俩共游过三峡,米国佬又因为咱俩的友谊关系绑了你妈,那也不是我杨家必须去救你母亲的理由啊?

    的确,单单是米国佬的行动逻辑就不通,毕竟杨棠和上官茗欣一起旅游是你情我愿的,事后双方之间没有必然的帮助义务,杨爸杨妈之所以愿意帮这个忙,仅只是出于同情,跟其他无关。

    否则照米国佬的逻辑的话,杨爸杨妈单位的同事更该被绑,像雾大那种单位,每年组织集体活动都不少,并且有些同事跟杨爸杨妈的关系十几二十年处下来,互相之间也常在假期一块出行旅游,情谊非常,肯定比杨棠和上官茗欣的关系好得多。

    .

    .

    Ps:感谢订阅!!

    .

    .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