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逆流纯真年代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奥运会还没有结束,夺冠后的女排姑娘们也没有第一时间回国。

    她们出没于各个赛场给中国运动员加油,总是在镜头里出现,像一队服装模特,像风景,被关切和热爱着。

    另外不论逛街购物,接受采访,姑娘们也都一致穿着带江氏商标的常服,甚至刻意引导话题做软广。

    国内传过来的消息:江氏的订单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就暴涨了接近三倍,后续估计会更多。

    于是,这次明智的没有同行的江爸等人,带着巨大的喜悦开始忙得不可开交。

    而这一笔令人羡慕和惊叹的投资,其实是从江妈年三十晚上连夜给小周映做衣服开始的。

    茶寮的盛况要更疯狂些,它本就有着不小的名气,如今,更是在报章媒体上大篇幅的关联上了两个人:

    【刚在奥运决赛场上完成了一场惊天表现的山村小姑娘周映;竟曾经一度支教茶寮的宜家江澈。】

    三个大名称被放在了一起,这太令人惊奇也太让人好奇了,伴随着名气再次暴涨,效应凸显,除产品订单外,还有大批的记者和游客来到茶寮。

    一个关于江澈支教茶寮,泥石流重建,振兴偏远小村,发现并培养周映的故事,再加上阶梯小女孩的部分,一切本身都是美好的,所以江澈也没有刻意去压制报道。

    另外关于他的个人形象,过往在帅这一点上固然完全没有异议,但是在道德品质方面,因为之前几次事件的冲击,多少还是存在一些疑点和不信任的……如今都没了,这是江澈迄今为止个人形象和国民印象的巅峰。

    大概,半步圣人在不熟悉他的人眼里。

    连带的效应是巨大的,报道出来之后的这段时间,宜家各地百家门店的销售情况,也在暴涨,有的门店甚至在短短几天内完成了过去一个月的销量。

    这一切的“获得”,在当初,在江澈开始改变小周映人生的时候,其实都是没有设想的,更没有计划和期待。事实连他自己都想不到。

    所以,当情况发生了,每个人也都可以更坦然地去投入这份幸运,皆大欢喜。

    “,我刚让沫沫帮忙估算了一下”,作为这几天仅有的忙碌的人,郑忻峰在车上用手背提醒了一下困倦的江澈,说:“不算长期效应,可以预期小周映的效益,超过3个亿。”

    江澈一下坐起来,眼神茫然,若有所思。

    郑忻峰:“怎么了?惊了啊?!”

    “有点……不过重点不在这,重点我想说,早知道会是这样,我就一直做个好人了”,江澈认真感慨,说:“人生走了那么多弯路,实实在在骗到手的钱,还没有咱小周映一个人帮赚的多。”

    “是是是……可是,我还是喜欢那种生活啊。”身为青云双角之一,郑忻峰认真感慨。

    曲沫在前座转头看了一眼这俩货,转回去,哭笑不得,她觉得有意思极了。

    说好的,中午女排姑娘和郎指导她们今天会来住地吃饭,江澈吩咐司机加快速度。

    为这事,他们刚刚拒绝了几位美籍华裔投资人的宴请。

    午饭除了能准备出来的几道家乡菜,剩下都由专门雇来的厨师和服务人员去做,所以倒是不算太忙碌,江澈到时,大部分人都坐在客厅里。

    “都已经在等着了啊?”

    江澈笑着开口,话音刚落。

    “喝喝喝,这么重要一顿饭,你喝,喝成这样。”柳将军从后门进来,手上打横抱着赵三墩……

    三墩已经醉死了,没接话。

    身后跟着的小墩墩接茬,说着不知哪里学来,但百分之九十九是从老彪那里学来的大人话,说:“念念念,就知道念,男人喝个酒怎么了?”

    将军回身看儿子一眼,跟着一脚给他拌摔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原本还打算掺和一下的江澈……不敢掺和了。等到将军抱着三墩上了楼,他才拉过小墩墩,问:“你爹这什么个情况啊?”

    “嗯~澈叔。”小墩在江澈面前还是很老实的,什么时候不先忘问候,敦实的小家伙仰着头,眨巴一下眼睛说:“我爹和老彪伯伯拼酒。”

    “……”这不趁早饭,不赶午饭,无缘无故地,江澈就理解不了了,想了想问,“为什么拼?”

    小墩仔细想了想,说:“因为有棵树,还有,老彪伯伯说后院草坪又软又厚。”

    “……”

    小墩墩这么说,江澈完全整理不出任何像样的逻辑,他也不准备做这样的尝试,去揣测老彪的脑回路。

    又问了旁人,事情才大概清楚。

    老彪这两天无聊炸了,闲逛,发现后院的草坪又软又厚,就跟三墩说,三墩你信不信,这草坪就是从树上摔下来都没事。

    三墩表示大概同意。但是,为什么要从树上摔下来呢?又不是果树,没事爬它干嘛?

    两个人闲得蛋疼,说来说去,最后决定上树拼酒,然后看谁先醉了,从树上摔下来……

    这都什么啊?江澈的人生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认真思考后不解问道:

    “那怎么会是三墩先摔下来的呢?按说应该是两个差不多啊。喝酒,三墩虽然必倒,可是这喝急酒,老彪按说撑不过他的啊……老彪呢?”

    “还在树上。”小墩伸手指着后院方向说。

    “看看去。”郑书记兴致勃勃。

    一群人走到后花园,树上果然有个人。

    老彪醉了,这很明显,但是他还在树上,身体一半悬空,像是狂风大浪里海上行船抱着桅杆一般,死死抱着一根树杈。

    这臂力、毅力……

    “这,得弄下来吧?”茶寮几个小年轻问了一声准备上手。

    “左转舵,左,快,打满。”老彪在树上,突然开口,大声指挥。

    “嗯?这是什么呀?”几个这回跟过来的小朋友不解地问……除了鸥妹和船娃。

    “这,是你们老彪伯伯的青春啊。”江澈笑了一下,走上前,大声说:“浪停了,胡老大,可以靠岸卸货了。”

    “哦,好。”

    老彪松手,摔下来了,跟着就地呼呼大睡。

    后院草坪真心又厚又软。

    让人抬了老彪回去睡觉,再去厨房通知彪嫂,江澈带着人回到客厅坐下,却发现大伙儿虽然也笑,但是神情其实并不轻松。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郑忻峰开口问,心说这才出去一上午,能有什么事啊?

    “我……”老村长几个看看江澈,眼神里满是惭愧,说,“这事怪我……疏忽了。那俩货出来后还在茶寮边上晃,结果也不知是碰巧让记者给遇上了,还是他们自己主动去找的记者……”

    那俩货自然就是小周映那并不成对的亲爹亲妈。老村长着急说着情况。

    报道今天上午已经出来了,总有些媒体不嫌事情乱,为了博人眼球不顾大局。

    其中好的,就报道了一下周映亲生父母千里寻亲的故事。

    糟的,把她养父母和亲生父母的互撕互揭,全都抖出来了。

    其中关键点:

    养父母说他们在医院外灌木丛边捡到小周映的当时,孩子身上除了一裹医院的枕巾,别说信物,钱财,连个字条都没有留,孩子说不好连一口奶都没喝过。

    亲生那对就说他们听来的事,说周映养父母从小打骂她,不给上学,还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差点儿400块给她卖了。

    养父母争辩说那不叫卖,事情十里八乡多得是,不见怪。

    亲生这对就把江澈支教,偷垫400块钱留下周映,让她读书、打球的事情,一股脑儿全说了,大概意思,还有点儿往江澈这边靠拢的想法。

    所有这些,对江澈,其实都没什么,可是对于小周映而言,就好比鲜血淋漓剌开了全部旧伤疤……

    听罢情况,江澈迅速打了几个电话回国,动用手上的力量打压相关报道……但他其实也很清楚,这不过是亡羊补牢罢了。

    “也不知孩子自己,会不会已经知道了?”老村长忧心忡忡,想着一会儿要过来吃饭的小周映。

    关于她是收养的,亲生父母来找她这件事,大家这阵子一直都没敢跟周映提,就怕影响她比赛……所以,她这要是突然看到……

    “不可能不知道的。”曲沫皱着眉头,担心但是仍保持客观说:“这种事,国内报道一出,这边的记者肯定第一时间就去找周映……”

    她这话音没落。

    院门外传来了车子停下的声音。

    小周映来了,和队员教练一起。

    大家都站起来鼓掌,一边欢迎,一边偷摸小心地观察小周映的神情状态。

    哭过,小周映哭过,眼眶通红……看见了,每个人心头都是一紧。

    “老师,老谷爷,江阿姨……”强作平静,周映逐个问候着。

    郎指导这边偷偷对江澈使了个眼色,让他赶紧看看怎么办。事情郎平大概都知道了,和队里其他人一样,也都试着去安慰过周映。

    可周映的性子,面上坚强,但是心里,很难被触到。

    这情况……江澈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一旁的江妈系着围裙,从人群里走过来,上前拉周映的手,紧了紧说:“中午有狮子头吃,记得你喜欢,专门给你做的……”

    周映愣住一下,接着又努力笑了一下,“谢谢阿……”

    江妈摇头,没让周映说完,拉着她转头看一眼江澈,说:“别想,事情都交给你哥去处理……”

    说完又拉周映看她,笑着说:“来,叫干妈。其实过年的时候,我就想着让你改口这么叫了……”

    这就是江妈的性子,她从不会去想多余的东西,更不会去想拿了冠军的小周映有什么不同,就是从心里,去疼一个人。

    “呜……干妈。”周映一下就哭出来了。

    “乖,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开心,不高兴的,就都跟干妈说,没事也多打电话,年节都回咱自己家过。”

    搂不着啊,江妈拍着周映的手,叮嘱着。

    在场好些人都看着心酸,背过身偷偷抹眼泪,一是因为周映曾经的命运坎坷,二,也为她后来的幸运、努力,和眼前可以预见的亲情安稳。

    气氛就这么渐渐好转了不少,午饭很丰盛,女排姑娘们也开朗大方,现场跟开宴席似的做了几大桌,大家吃吃笑笑的,都挺开心。

    吵嚷声从门外传来的时候,午饭还没吃完。

    麻弟和李广年几个匆匆跑出去看了一眼,又急匆匆跑回来一个,在江澈耳边说:“外面来了不少记者,也不知怎么找来的,说是想采访咱小周映……”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了筷子。

    好一会儿没人说话。

    “我带人去轰走。”唐连招起身,陈有竖等人也都站起来,等着江澈的决定。

    接着就连老村长和江爷爷,都忍不住起身,都想着,能凭自己,护着一点儿小周映。

    “等等。”郑忻峰开口,顿了顿,转向几位教练员,谨慎问:“郎指导你看,这样行吗?”

    郑书记毕竟场面上混的,第一时间意识到今天这事怎么处理不单关系小周映,还关系整个女排的形象和舆论,忙小心先问了郎指导。

    “没事,轰。”郎指导护犊子心切,又是硬脾气,完全没有犹豫。

    “那就……”大伙儿都看江澈。

    江澈看着对面坐在江妈身边的小周映,关心问:“小周映,你听老师说啊……现在其他都不重要,关键就一个,你自己有没有什么想要说的?……没事,今天你想怎么办,老师都站你身边。”

    “我……”周映看着江澈,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开口,“老师,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出去一下?”

    “当然。”江澈温和笑一下,起身。

    很快,屋外院子里的记者们就发现自己被包围了,屋子里一下涌出来好多人,个个面色不善。然后,他们看见周映和江澈并排走来。

    果断拍了几张照片……

    现场很快从混乱的状态中平静下来,江澈先开口,很直接道:“各位记者朋友,我希望你们首先明白一件事……就是在你们正在着急追问的这件事情里,小周映其实没有能力改变任何东西,那时候的她,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左右。”

    周映其实是受害者,这是江澈第一时间点明的,说完,他目光沉下来,扫视了一圈。

    没有人敢直接追问太伤人的问题。

    直到最后,才有记者壮起胆子,弱弱地问:“那,周映,你会和你的亲生父母相认吗?会跟他们回去,还是继续呆在你的养父母家?”

    一时间整个现场都安静下来,等着周映的答案。

    这个答案很难给,别说是周映现在的身份和关注度了,就是普通人遇上这种事,要做选择……都多的是人站在自己的道德立场上说三道四。

    比如什么“亲生父母,不论怎么样都血浓于水”之类……按一般媒体报道的逻辑,也似乎总是该见面抱着哭上一场才对。

    “要是碰巧遇到,会当长辈打招呼。”周映说了第一句,意思不会去认亲,也不会仇恨。

    “会奉养养父母。”第二句。

    “可是,国内报道说你的养父母他们一直打骂你,还差点儿在你十三岁的时候,400块钱把你卖给外省人,这些都是真的吗?你,不恨吗?”有记者打断了周映的话。

    “他们,养我活命。”第三句,周映说完了,没对其余事情的真假做任何回应。

    这就是周映心里的决定了。

    对此,完全没心思去考虑什么维护个人形象,维持人设,江澈只有无条件支持,后续的动作他自然会吩咐人去做,当场,江澈只说:“好了,提问到此为止。”

    说完他让周映等人先回去。

    自己留下,又和记者们随意聊了几句奥运会中国队的表现,最后让人在另一栋房子另开了两桌,安排记者们吃饭……郑忻峰过去作陪了一会儿,对于这些记者,应该怎么引导,怎么暗示、威胁,他都太擅长了。

    回来,坐下吃饭,小周映脸上神情虽然没有太大变化,但是看眼神,已经重新平静和坚定起来,她有了决定,似乎也都放下了。

    …………

    奥运会接近尾声,女排先行回国,周映会在参加完队里的集体行程,包括接受领导接见之后,去临州江家住一段时间。

    同时,除了江澈、郑忻峰、曲沫等少数人需要再停留几天外,剩下的人,也都差不多时间启程回国了,包括准备先回去上班的林俞静。

    临上飞机的时候,林俞静拉着江澈站自己面前,似乎有些艰难地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到广播通知,才从口袋里摸了一个纸团匆匆塞在江澈手里,然后直接转身,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候机厅。

    “……购物单?”江澈翻开纸团仔仔细细,来回看了几遍,完全茫然,“这是要报销的意思吗?”

    而飞机上,林俞静从另一边口袋掏出那张自己手写的纸条,看了看那上面的地址……一样,一时不知该抱怎样的心情。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