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诡三国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越是在意什么,便越会发生什么。

    当吕布发觉魏续和成廉又是展现出大老粗的一面,吃喝完全没有礼仪规范,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当高顺和魏续调换了位置之后,吕布依旧觉得周边的谈笑和窃窃私语都是在议论这个事情……

    毕竟在这种宴会当中,座席的安排都是有讲究的,官职年龄家世等等都是需要综合考虑的,并非可以随意乱坐,想换位置就换位置的,所以这样的举动,多少会让人侧目。

    但实际上,吕布则是想多了。

    就像是裤子若是破了档,就会觉得任何人都在盯着自己的裤裆一样,吕布也觉得那些高声谈笑的人都有可能是在笑话自己的手下。

    因此当斐潜拿着酒爵转悠了一圈回来之后,就看见吕布低着头,神色多少有些不对。

    说实在的,除了高顺和陈宫之外,斐潜并不太关心吕布的其余几个手下,相比较于吕布来说,那几个就像是个添头,有也好,没有也罢。像魏续这样的或许也有些武力,但是也仅仅是有武力罢了,比一般的兵卒好一些而已,在智力上的短板已经让魏续等人没有任何的潜力空间。

    然而对于吕布来说,就完全不同。

    吕布手下并没有多少能够担当的武将,算起来也就剩下一个高顺了,历史上的八健将,现在只有五个,除了早就脱离了吕布行列的张辽之外,另外两个臧霸和郝萌,这两个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一个在泰山,一个在河内,并没有和吕布有什么过多的交集,自然也就不在吕布的麾下。

    吕布当下的局面,就像是一个人,驾驶着一艘海船,孤零零的行驶在无边无际的政治利益海洋当中,然后猛然间发现船舱内竟然有一只老鼠……

    比喻或许不是很恰当,但是意思差不多。

    吕布也知道陈宫魏续等人并不怎么样,但是又能如何?若是将这些人也都舍弃了,那么就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去搏杀?不舍弃,这些人就像是老鼠在海船上一样,说不定就在船体的哪里咬出一个窟窿来。

    斐潜放下酒爵,侧身对吕布说道:“兄长不是要见见我家那小子么?”

    吕布抬起头,顿时来了兴趣,点头说道:“当然要见!”

    斐潜笑着站起身,然后便和周边的人说了一声随意,便朝着吕布示意一下,领着吕布往后堂走去。

    除夕宴,从傍晚开始一直要吃喝到半夜,到凌晨才会陆续散去,所以离开一会儿更衣休憩一下都是很正常的行为。

    斐潜缓缓在前,吕布跟在后面,两人走进了院门之后,穿过了回廊,到了后堂。

    黄月英正在后堂作为女主人招待着一些女性宾客,比如吕布的严氏,以及荀谌等主要官吏的夫人等等,见到了斐潜和吕布之后,便让人抱了小斐蓁过来。

    吕布也不敢接手,生怕自己笨手笨手伤了小斐蓁,就伸着脑袋看了看,然后露出了男人看见小婴儿那种特有的傻乎乎的笑容。

    小斐蓁这个时候已经是吃饱喝足,睡得鼻子冒泡,很是香甜。

    吕布想要笑,又担心自己的笑声太大惊醒了睡熟的小斐蓁,只能是憋着,差点手舞足蹈起来,然后从腰上解下一阙玉珏,要作为见面礼送给斐蓁。

    黄月英看了斐潜一眼,便笑着接了,然后便让人抱着孩子回后堂去了。

    斐潜和严夫人微微点头,打了个招呼。嗯,小草是妾,身份不够,所并没有来,然后二人也不便久留,毕竟都是女眷,于是和吕布重新出了后堂。

    走到了亭榭之处,斐潜缓缓的停下了脚步,说道:“兄长可知鲜卑以声东击西之计,袭击幽州,劫掠汉境?”

    “什么?!”吕布眉毛竖了起来,“鲜卑鼠辈!竟然如此放肆!”

    斐潜点了点头,说道:“鲜卑柯比能汇集扶罗韩,并集乌桓,先趁公孙新败,汉人不备,连续攻下了幽北多个乡镇,然后围困了幽州治所蓟城,欲引诱袁大将军援救其子,然而鲜卑的主要目却是渔阳的盐铁……”

    “好毒辣的计策!”吕布在亭榭之上愤然拍击。

    斐潜抬头望了望,看看被吕布一掌震得有些颤动的亭子,说道:“还好够结实……啊,不是,还好田丰田元皓识破鲜卑之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是用声东击西之计破之,先是派遣轻骑疾援渔阳,大破偷袭渔阳的鲜卑乌桓之兵,然后趁蓟城鲜卑大部震动,移军渔阳半途之中埋伏截杀,鲜卑联军大坏,不得不退往幽北……”

    “好!好!这才痛快!”吕布听了,哈哈大笑,又下意识的举掌要拍亭榭的柱子,然后意识到了什么,便收了回来,双手拍了几下了事。

    “兄长……”斐潜看了看吕布,“觉得袁大将军如何?”

    “嗯?”吕布瞪着斐潜,大高个子压迫下来,还是很有威慑力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斐潜笑了笑,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指了指亭榭的栏杆,然后自己先行坐了上去。

    吕布愣了一下,然后也跟着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栏杆上,继续看着斐潜等着他回答。

    “兄长可曾听闻纣王?”斐潜望着夜空说道。

    吕布皱着眉头:“你意思是袁本初像纣王?”

    “非也……”斐潜摇了摇头,“人皆称纣王帝辛沉湎酒色、穷兵黩武、重刑厚敛、拒谏饰非,是与夏桀并称,终致众叛亲离、身死国灭,纠其典故便有酒池肉林以证实其荒淫,炮烙之刑以证明其残酷,牝鸡司晨来说明其无道等等……但是,某查看了一些古籍,发现其中有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

    “淮南子有曰,纣之地,左东海,右流沙,前交趾,后幽都……又曰,纣王兼天下,朝诸侯,人迹所及,舟楫所通,莫不宾服……”斐潜望着无穷无尽的夜空,仿佛试图用目光查看到千年之前,“纣王之时,国有巫祭,常以神灵之名,行荒谬之事。这些巫祭么,现在在鲜卑乌桓人当中依旧还有……”

    吕布听了有些发呆,不太明白斐潜的意思。

    “纣王为了消除巫祭,便想用统领兵权,四处征讨蛮族扩大疆域,以此来正其位定其名的方式来压制巫祭……不过纣王不敬神灵之事,被巫祭之人深为忌惮,结果就是外有蛮族抵抗,内有巫祭勾结贵族,纣王自然最终落得兵败下场……”斐潜继续说道,“有意思的是,巫祭勾结姬昌,结果姬昌上台之后便以易经之说,经传合一,将易经从卜筮之书变成了基于象数的哲理之书,便破了巫祭生存的基石……至此之后,华夏之地,再无巫祭,唯有周礼……”

    巫祭其实就是原始崇拜,对于当时很多事情,接近于原始人的商人等部落并不能很好的去解释,因此以巫祭为首这些神棍才有了施展的空间,但是从易经开始,人们发现,不需要通过巫祭这些神棍,自己看易经也能解读占卜了,甚至也可以尝试着自己去占卜一些未知的事情了,对于巫祭,或者说对于那些不能解释的畏惧感神秘感便大大的降低,最终导致了巫祭在华夏之地,彻底的退休下岗。

    吕布挠了挠脑袋,斐潜说的话他都听的明白,又听不明白。明白的是每句话的意思听的懂,但是不明白的是斐潜为什么要说这些话?

    就是为了纯粹的闲聊?

    显然不可能,但是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斐潜目光在吕布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脑海当中忽然浮现起方才吕布看着小斐蓁那傻乎乎的笑容,心中微微动了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兄长,知道为何这些年你……转进南北,不得安定么?”

    还是用转进比较好听罢。

    吕布想也不想的就问道:“为什么?”

    “……”斐潜有些无奈的看着吕布的脑袋,这里面真的装的是脑子?“纣王是商朝天子,统御四方,又资辨捷疾,闻见甚敏,且材力过人,手格猛兽,拥举国之兵,辖朝堂之臣,然最终败落,是其力不殆?是其智不明?还是另有缘由?董仲颖入雒阳之时,权倾朝野,令辖尚书,拥西凉并州之兵,废立一言可决,然终究甚众叛亲离,是其力不殆?是其智不明?亦或是另有缘由?那么还有王允王子师呢?”

    “这个……”吕布张了张嘴,明显是想要直接说一些什么,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觉得脑袋当中一片浆糊,混沌不堪。

    “这些问题,我的答案是有……”斐潜拍了拍吕布的肩膀,站起身,俯视着坐着的吕布,“但那个答案是我的,是我想的,就算是我说出来你听了,也未必会认同……只有兄长你自己想出来的答案,才是兄长你自己的……”

    吕布似懂非懂。

    “倒不是我故意为难兄长……”斐潜指了指学宫的方向,说道:“守山学宫当中书卷千藏,同样一本书,读出来的收获却不一样,学出来的学子能力也各有高低……听别人讲的永远都是别人讲的,只有自己明白的才算是自己的……这个别人包括我,也包括其他的人……这样说,兄长可明白了?”

    吕布点头说道:“这个倒是明白,但是之前你说的那些不太明白……”

    斐潜笑着说道:“无妨,反正现在也不急,兄长可以慢慢思量……事情总是要先考虑周全了再做会比较好,兄长以为呢?”

    吕布点点头,带着一些茫然。

    “差不多该回去了……”斐潜看了看夜空,估摸了一下时辰,说道,“该上主菜了……兄长可知道今夜小弟备下的主菜是什么?是炮豚……”

    “泡什么?”吕布思绪还在之前的事情上,一时之间没能跟上来。

    “炮豚。取十斤左右的小猪,宰杀之后取出内脏填入香料,外裹黄泥,至于猛火灼烧,待其略熟,便可去其外壳,用粟和麦磨成的粉涂抹表面上,放入锅中煎制至表皮酥脆,最后加上调料置入小鼎之中,小鼎放入大鼎之中,加汤,烹煮个两三天便可……”斐潜倒是如数家珍的说道,就像是如此繁琐的方法都是他想出来的一样。

    实际上并不是。

    炮豚是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有的做法了。

    炮烙原先并不是一种酷刑,而是一种吃法。盖为铜格,布火其下,欲食者於肉圃取肉,置格上炮而食之也,称之为炮烙,原本还算是一种相当高档的吃食方式了,和韩式烤肉有些像……

    至于纣王和妲己联合发明的炮烙之刑,或许有,或许没有,谁能知道?

    至于好不好吃,在汉代烹饪技术还没有完全发展出来的时候,这种复杂程度的做法,已经非常挑战庖丁的极限了,以至于斐潜不得不集中培训了几天,才让这些庖丁能够多少像一些样子。

    什么佛跳墙?

    抱歉,那种烹饪方式简单但是材料及其不简单的,在汉代基本上不要想着复制了,毕竟这个时候,还是许多原材料根本连见都见不到……

    “某也听闻贤弟饕餮之名,未曾想……”吕布脱口而出,说到一半却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贤弟,某不是那个意思……”

    饕餮,是四大凶兽,并不是什么好词语。

    斐潜摆摆手笑道:“无妨。这个某早就知道了……所以别人口中所说的,未必都是真的……呵呵,今夜用炮豚做主菜,想必不久之后市场之上的小猪的价格便会大大提升……”

    斐潜一边缓缓前行,一边说道:“今夜士族子弟众多,总是有些喜欢炮豚口味的就会回去尝试做一做,这些士族子弟饱了口舌之欲,虽然花了些钱财,但是颜面才是他们最看重的,因此自然也是高兴……然后养殖小猪的农户可以卖个高一些的价格,当然也是高兴的……还有制作炮豚的庖丁等等,基本上都可以从这一件事情当中获益,所有人都开心,都高兴……而我……只不过是在今夜上了一道主菜而已……”

    吕布跟着斐潜走着,忽然呆立了片刻,望着斐潜前行的背影,不知道为何,明明就是差了一两步的距离,但是感觉上却是越来越远……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