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大明略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今儿个……收了多少银子啊?”。

    “我这里三十八两、我这里二十五两,还有这个香火钱……”。

    “头儿,你说这些银子我们真的要全部交给三爷吗?

    最近事儿多,没听说吗?朝廷来了钦差,那个什么都察院的左副都御史,可不是好惹的

    这个档口,我们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再说了,我们这个大空寺不仅仅是为了这点银子,盐务的事儿,不也都在这里谈成的吗?.

    听说啊,前些日子那冯三保倒腾了一单盐引,那就是近万两银子的进项,更不用说贩私盐了,那点银子,呵呵……”。

    ……

    众人几乎摒弃呼吸,眼睛瞪大老大,耳朵能竖多高就多高,生生的发疼。

    平日里都是面和心不和的主儿,如今到了这般田地,简直比爹娘都亲:大家还是相互靠近些、这样更有安全感。

    不是幻觉,眼前这尊佛像说了不止一句,大家听得真切。

    无论都察院的各位,不管知府衙门的众人,所有人都不由的向临近的人挤了挤:太他么吓人了。

    这是之前才刚刚发生的那一幕:晚饭时分,这些个和尚们在一起吃肉喝酒说的话,如今却一字不差的全部‘重现’在众人面前,岂能不令人惊讶?

    “完了,这次不止要打入十八层地狱了”。

    住持双头早已发抖,渐渐地瘫坐在地上,放眼望去眼睛平视之处却是很多个同样光亮的反光——和尚们早已吓得魂不守舍。

    要说最可怜的还是曹知府,他颤颤巍巍的站在那里,手里捏着那根抽签,再也没有上上签那点心思了。、

    冯三保不是很狂吗?此刻也是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方才还大言不惭的说‘只要这尊神像能说话,他还求之不得、荣幸的不行’,说的那么的理直气壮。

    现在终于听到了高空的声音,却半个身子早已不属于他了。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不知这个时候有没有经常说这句话,但确确实实有人想到了这样一个表述: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寺院来揽银子,这可这么收场?

    除和尚们彼此外,没有人会在意他们,倒是其他人不由的将目光全都聚集在一个更不起眼的人身上。

    程默再也不是之前那个‘能说会道’‘反应灵敏’的程默,都是一个脖子上面扛着一个脑袋,大家的胆识也是有个限度的。

    樊文予不知如何开口,毕竟在这些人里边他是品阶最高的,而这个所谓的‘每人都抽一签’也是他这位左佥都御史提出来的,该如何收场?

    这个时候,他本能的想到了他最信任的仲老弟、盐课提举司的提举仲逸。

    “程默,程默……”。

    樊文予的随从连连喊了几声,程默这才转过身来。

    ‘樊……樊大人,有何吩咐?’。

    不得不说,这位平日里一直号称从京城翰林院来的程默,这次也终于领略到了什么叫大世面。

    “你们仲大人呢?怎么没有见到他?”。

    程默这才四下张望起来,还是他‘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刚从门口走进来的仲逸。

    ‘仲老弟……’。

    樊文予走上前来,压低了声音,不由说了一句:“你看……此事该如何收场?”。

    仲逸用手拍拍樊文予的一身颤抖,自己的声音也有些‘不同以往’道:“樊兄,你如今都察院的,同僚们在看着你,尤其文大人……你可千万不能乱了手脚”。

    樊文予重重点点头,心里总算是有了几分底气。

    “想想咱们在蠡县时,牛头山那些山匪是多么的张狂?”。

    仲逸继续为樊文予打气:“黑山的铁老大厉害不?最后还不是被我们收拾掉了吗?”。

    这话说的没错,一下子将樊文予拉回到过去:当年在蠡县的事情历历在目,这才是最大的底气所在。

    ‘对啊,如今我都是都察院的正四品佥都御史,难道还不如当年的七品知县?’。

    樊文予心中暗暗道:“仲老弟说的没错,不能让别人看扁了”。

    走着走着,颤抖的腿脚总算是不再那么颤抖了。

    见仲逸走了进来,众人又将所有目光投在他的身上:关于这位昔日翰林院的侍读学士,无论几次奉旨出京,还是与两位皇帝的交情,大家早已不是那么的陌生。

    而方才樊文予与他的简短交谈,更是让这些人明白一个道理:仲逸才是我们的主心骨,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大理、他是这里盐课提举司的提举大人。

    “这?这是个什么大空寺,与山匪何异?与窃贼何异?”。

    仲逸走上前去,向众人说道:“方才的话,大家都听到了,这个寺院就是个幌子,所谓的抽签也都是幌子,只是某些揽银子的一个工具而已”。

    众人连连点头,没有一个不服仲大人的勇气:他站的位置最靠近佛像,与其他人的唯恐躲避不及不同,仲大人却丝毫不惧。

    “对,仲大人说的没错,就是这些个和尚,坏死了,神像都要发怒了,这些个假和尚……”。

    跟班就是跟班,而一个‘最忠心的跟班’从来都不是浪得虚名,见到仲逸上前后,程默心里也是被打了十二分的胆气。

    这主仆二人,该要有多么的默契,才能配合的这么好?

    仲逸很满意的点点头:‘程默说的对,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某些人假借大空寺揽银子,与诸位大人无关,也与其他兄弟们无关,大家不必惊慌’。

    这一句,简直就是点睛之言,连同知府衙门的人在内,在场所有的差官总算是可以‘大胆’出口气了。

    要说最尴尬的还是曹春:要说他是这里的‘出家人’是断断不能,但若说他这个朝廷正四品的知府与这里一点干系都没有,那更是说不过去。

    就连知府衙门的人都站直了身子,毕竟是朝廷命官,脸面何在?

    “噔……”一声响,铜钟厚重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这是寺院中特有的一种声响,但凡经常来这里的人,对此并不感到意外。

    ‘真是应了那句话:赶得早,不如赶得巧’。

    仲逸继续道:“假和尚的事儿,一会儿再说,现在我们该听听神像如何‘解读’签文了”。

    见二人还在发愣,程默便开口道:“冯三保、曹知府,你们二人的抽签呢?快放上来吧?”。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