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幕后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老宋得了陆希言的吩咐,在研究所内,装作并不认识孟繁星,何况一去大半年,宋鑫外观和气质上都有些许的改变。

    就算过去熟悉他的人,乍一看,也未必能认出他来,何况他在上海本来熟人就不多,碰到的几率就更少了。

    现在一口的英语,就算被人认出来,谁会相信他就是过去的那个老宋呢?

    老宋是不会讲英语的。

    仅仅半年时间,就让一个人能说一口地道的美式的英语,可见老宋在美国吃了多少苦,用了多少功。

    这大半年,老宋原来是个一百四十多斤重的胖子,一下子瘦掉了四十斤,现在看上去也就一百斤出头的样子。

    别说不认识他的人,就算是过去熟悉他的人也未必能将他认出来。

    第二天,闫磊也带回了消息,这个盗走“御前会议纪要”的田中很有可能已经返回上海。

    但是,上海这么大,谁也不知道他在哪儿,会跟谁见面。

    所有人都在找田中,军统,中统,还有76号和特高课,甚至工部局警务处和法捕房政治处,都在找。

    田中的照片和履历似乎也被广而告之了,当然,这不是说普通老百姓也知道这个人,而是上海的情报界,这个地下的情报圈子。

    找的最凶的是日本人和76号,他们是最想第一个找到“田中”的人,因为他偷走的是要命的“御前会议纪要”,这是一份非常机密的文件,是有关日本下一步对内和对外的策略。

    谁先找到“田中”,谁就能抢先知道日本下一步的战略,就能提前做好应对,这是很关键的。

    因为从国家层面上做出的决策,那是不可能朝令夕改的,所以,田中和他盗出的“御前会议纪要”现在成了香饽饽。

    田中在哪儿,他为什么要从南京返回上海,他坐的是什么交通工具?

    上海的地下情报界为了一个人动了起来,各种消息传来,有人说田中上了当晚开往上海的火车,并没有在上海站下,而是在南翔下了车,还有人在南翔见到过疑似“田中”的人,但消息并没有得到证实。

    还有消息说,田中在南京下关上了一条轮船,沿着长江南岸向东,然后在黄浦江东岸的某个码头上岸了,人就藏在了浦东。

    浦东地方那么大,想要藏一个人,还真不好找,如果“田中”是早有预谋的话,上岸后一定会有人接应,藏起来的话,怎么找?

    一晃三天过去了,关于“田中”这个人,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但是日本方面却竭力掩饰和否认寺内正一随身携带的这份机密文件就是日前天皇召集内阁五相开的“御前会议纪要”。

    里面有天皇对日本当下内政军事和外交方面的指导意见,天皇的意志在日本是神圣不可违背的。

    所以,这份文件至少可以能决定未来一两年日本军政和对外的政策方向。

    就在大家都以为德国人不会入侵苏联的时候,当然苏联人自己也是感觉很良好,判断出德国并没有做好战争准备,可是,小胡子元首就是悍然发动了入侵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

    这可是一举震惊了世界,要知道,当时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世界各国的首脑都被小胡子这一波操作惊的集体失声。

    不按常理出牌,就是这么出人意料。

    小胡子给全世界的大国首脑上了一堂生动的课,你永远都猜不透我下一步想要干什么,那你们还怎么跟我打?

    苏联猝不及防之下,西线全线崩溃,德军一下子打到了莫斯科的城下。

    在很多人看来,首都要是被敌军占领,这个国家就等于是亡国了,苏联已经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地步了。

    苏联危险了,美英就有好日子吗?

    显然不可能。

    德国跟日本是盟友,如果日本这个时候从东北和半岛出兵,东西夹击苏联的话,那么苏联很有可能岌岌可危了。

    而这也是苏联最担心的一点,所以,在远东地区部署的近八十万军队丝毫不敢调往西线,以免东线被日军突破,到时候,局面变得无法收拾。

    苏联最迫切的得到日本下一步在军事上的策略和目标,当然,他们希望日军南下,因为,目前日本最需要的石油和钢铁、橡胶等物资都是来源于美国和南亚,就算远东地区资源丰富,但想要开采出来,那是需要时间的,日本还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真说不准。

    所以,日本需要抢物资的同时还需要争取时间。

    “南方局和中央都指示我们,找到田中这个人,最好能弄清楚他手中的‘御前会议纪要’的内容,这一点非常重要。”胡蕴之秘密约见陆希言,向他传达了上级的指示。

    “老胡,这个田中现在是什么来头,我们都没搞清楚,想要找到他,谈何容易。”陆希言沉思道。

    “容易的话,就不找你了,现在在上海,还有谁比你找人更容易?”胡蕴之知道陆希言的能量,明里的能量就不说了,日本人都忌惮,暗地里就更不用说了,除了自己掌握的“死神”小组之外,还通着军统和中统,消息比任何人都灵通。

    “有难度?”

    “你说呢!”陆希言狠狠的白了胡蕴之一眼。

    “我现在手头上有关‘田中’的信息很少,尤其是他的社会关系方面,如果能知道他在上海有熟人或者朋友的话,或许还可以打开缺口。”陆希言道。

    胡蕴之问道:“农夫那边就没有提供有关他的详细消息?”

    “目前还没有。”

    “这就难办了,就凭一张照片,找一个人太难了,完全是大海捞针呀,就算我们知道他在上海,也找不到呀,他要是换个身份,真难找。”胡蕴之也感觉这事儿悬了。

    “要不然,我去找一下刺鱼,看他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

    “这个关头,还是不要去找他,他如果有什么消息,会通知我们的。”陆希言想了想,还是冲胡蕴之摇了摇头。

    “好。”胡蕴之知道,这个小组,他是总交通,他有建议和监督权,但决策权在陆希言手中。

    他不让做,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

    “查到了,先生,这个田中十年前从东亚同文书院毕业,之后回到日本,先在大藏省工作,然后去了内务省工作一段时间,被寺内正一看中,调到身边担任秘书,这一次来华,就是看中他曾经在中国待过,兼任翻译,基本上翻译都是他。”闫磊给陆希言带回来一个惊喜的消息。

    “可是参观咱们药厂的时候,我记得寺内正一的翻译不是他?”陆希言过目不忘,寺内正一不懂中文,需要翻译进行沟通,但在药厂的时候,跟随在寺内正一身边的那个通译绝不是他照片上见到的这个田中。

    “不是,那个翻译我也注意到了,跟照片上的田中完全是两个人。”闫磊摇了摇头。

    “是呀,既然这个田中是东亚同文书院毕业的,那么东亚同文书院就一定留有他的痕迹,或者当年他的同学有没有在上海的?”

    “嗯,我这就去查。”

    “等一下,你的这消息是怎么来的?”陆希言叫住了急匆匆网气走的闫磊问道。

    “是从黑市上打听到的消息。”

    “花钱买的?”

    “是的。”闫磊点了点头,当然,不是他花钱买的,是郭汉杰花的钱,对于黑市上的情报交易,死神小组自然不会缺席,经常的参与交易,这里面的消息是泥沙俱下,需要加以分析和判断,但黑市的情报,绝大部分都不靠谱,但也有真的,偶尔也能买到关键情报。

    如果都是买卖的都是假情报,那黑市情报交易就不会那么火爆,还有人专门以此为生了。

    “行,我知道了。”

    能够买到的消息,自己能买到的,别人也能买到,在情报黑市上,一女多嫁的情况太普遍了,情报这东西,就看一个时效性,过了那个时间,可能就一文不值了,而这种个人情况信息,只要卖给其中一个,那很快就会全知道,所以卖信息的人,一定会在极短的时间能卖出多少份就卖出多少份。

    就看谁先抢的先机,找到关键的线索。

    ……

    虹口,赤木清之府邸。

    “田中是你故意的放出去的诱饵吧?”赤木清之一边落子,一边对对弈的影佐祯昭问道。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赤木阁下的慧眼。”影佐祯昭微微一笑,伸手端起拿起棋盘边上的茶杯饮了一小口。

    “我只是猜的,咱们的内部藏有敌人的鼹鼠,致使我们的计划总是被敌人提前知晓,可是,这些人隐藏的很深,想要将他们挖出来却很难。”赤木清之道,“这一次,机关长阁下这个计划实在是精妙,若是能将潜伏在我们内部的蛀虫挖出来,那将是帝国的功臣。”

    “田中这个人,你怎么看?”

    “他能隐藏在寺内阁下身边多年,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不过,从现在看来,他似乎跟您一直追查的兰姆伽小组没有任何关联?”影佐祯昭道。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他的?”

    “两个月前,我们发现贵族院的一些会议纪要泄密,经过秘密排查,我们锁定了几个怀疑的对象,而这个田中因为是东亚同文书院毕业的,我们查了他的背景,发现他在校期间,跟同期的几个有着左派思想的学员走的很近,而后,我们又在他家附近垃圾桶发现了燃烧文件的残渣,从而确定了他的身份,但是,他很谨慎,我们未能找到他的上线,所以,决定放长线钓大鱼……”影佐祯昭道。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