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黄泉无客栈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嘿嘿。”

    轻鸿闻言不由得嘿然一笑,颇有礼貌的解释道:“老人家,我是从枫林寨过来的,因为要去壶瓶山那边走一趟亲戚,所以就从这里赶路经过。”

    “这大中午的有一些口渴了,而且也有一些饿,所以就想进去看看有没有吃的,想买一些吃的东西。”

    “买吃的?”

    老人眼珠子转了转,随即把牛牵到了轻鸿的前方,朗声笑道:“小伙子,我们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子罢了,哪里有什么商店呢。”

    “在这个地方就算你有钱也买不到吃的东西,不过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带你到家里去喝杯水,然后吃点东西,怎么样?”

    “这怎么好意思呢?”

    尽管心中已经狂喜,但轻鸿不是故作镇定的笑道:“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罢了,哪里敢无端的打扰老人家您呢?”

    “何况您这不是要处去做干活吗?”

    “如果就这样折返的话,那是不是太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

    老人爽快的咧嘴笑了笑,回应道:“我们这个村子一年到头也没有几个陌生人过来,所以但凡有陌生人来,我们都会相当的热情。”

    “你到了我们这里,肯定不能让你饿肚子啊,这不是我们土家人的待客之道。”

    “哦?”

    “您是土家人?”

    显然,这老人的身份,还是有一点点让轻鸿诧异的。

    虽然说湘西这个地方,各种各样的民族都有,但多大数还是以汉人和苗民,以及瑶民为主,土家人虽然也有,但毕竟少,真正的土家人一般都是生活在湖北恩施的大山之中,这一点常识轻鸿还是有的。

    “老人家,这岩坨寨里莫非全都是土家族的同胞吗?”

    轻鸿出于好奇,但站在原地询问了起来,那样子看起来倒是饶有兴趣。

    “是的。”

    老人则是略一颌首,浅笑道:“我们这个村子早在六百年之前就已经存在了,村子里住的都是土家人,一个汉人也没有。”

    “怎么了,小伙子,难道你怕土家人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土家人都很热情好客的。”

    “没有,没有。”

    轻鸿连忙摆了摆手,随即便跟着老人往他住的老屋去了。

    不过在路上的时候,轻鸿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因为他很小的时候就曾听爷爷说过,这土家人下蛊毒的手法,一点也不比苗民差。

    而且他们的性格也很怪异,但凡有一点让他们感觉不顺心的,立即会就翻脸不认人。

    所以别看这老人现在好像很热情的样子,但实际上谁知道他翻脸之后是什么样子呢?

    现在的轻鸿早就已经和以前那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不一样了。

    在经历了五邑地区诸多的变故之后,他已经世就了一颗谨小慎微的心,而且行事也沉稳了许多,这是近段时间以来,他最大的变化。

    尤其现在他一个人上路,更是比平时要小心万分不止,否则又像上村一样被锦鳞王蛇给咬到的话,那可就没有人再来救他了。

    所以这一路上,他只能靠自己。

    大约走了有近五分钟的路程,二人终于在村东口的一坐茅草屋前停了下来。

    那茅草屋建在一亩水田的旁边,看起来规模也并不是很大,大约也就七八十个方的样子,看外型好像也有一些破旧,好像是年久失修一般,不过房子倒是挺有生活的气息的,房子的前面还有一小片地,里面种满了绿油油的蔬菜。

    粗略一看之下,居然有小白菜和油菜,另外还有一些青菜之类的东西,总之也是不一而足。

    由这里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老人应该是一个十分勤劳的人。

    “老人家,这些菜都是您种的吗?”

    轻鸿伸手指了指那些蔬菜,饶有兴趣的询问。

    “是啊。”

    老人家只是微微咧嘴一笑,回应道:“这些蔬菜都是我一个人种的,因为我平时和我的小女儿一起生活,家里没有其它的人了,所以这些农活都得我一个人来做。”

    “哦……”

    轻鸿不假思索的点点头,反问道:“那么您的家人呢?”

    “您的妻子和儿子,他们都去了哪里?”

    “没有和您一起生活吗?”

    “没有。”

    老人不以为然的耸耸肩,小声嘀咕道:“我老汉没有结过婚,所以没有妻子和儿子,也没有所谓的家人!”

    “没有结婚?”

    轻鸿心中略微一愣,本来还想继续追问的,但是鉴于对方的表情并不是太好,所以也就罢了。

    但是对于这个老人的身世,却又多了一些疑惑。

    这个老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结过婚,那么又哪里来的女儿呢?

    而且方才两人对话之时,轻鸿分明看到对方的眼里闪过一缕精光,这种表现应该是常年习武之人才有的,可以想象得到,这个老人并不是一个老农民那么简单。

    这要是换在平时,轻鸿可能早就已经掉头离开了,但是考虑到现在也确实有一些饿了,而且也已经到了这个老人的家门口,那么掉头走开的话就会有一些失礼了。

    所以心中略一思忖之后,他还是硬着头皮留了下来,打算看一看对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反正现在轻鸿的修为也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这一路上又增长许多的见闻,最重要的是,他自从被锦鳞王蛇咬过之体,体内就已经产生了一种抗体。

    既然锦鳞王蛇都毒不死他,那么其它的毒,对于轻鸿来说,就更是不值得一提了。

    “年轻人,随我进来吧。”

    老人在门边轻轻的唤了一声,然后把轻鸿给领到了屋子里。

    别看这老人虽然一把年纪了,而且屋子的外面也破破烂烂的,但实际上屋子的里面却是相当的干净,而且收拾的井井有条的。

    里面的家具虽然已经很是古旧,其实有一些残败,但却给人一种很是淳朴的味道,轻鸿本来从小就生活在山村里,对于这种民族风情,自然有着极浓郁的情感。

    在屋子的正厅之中,则坐着一个看起来差不多十七岁的年轻女子。

    人长得极为俊美,穿着一件古朴的花衣,脸上相当的光洁,虽然没有加以任何的雕琢和粉饰,但却是出落得婷婷玉立,乃是一个极少见的灵秀女子。

    “小伙子,这就是我的女儿。”

    老人指了指那位坐在蹬子上的女子,轻声的介绍了起来。

    “哦哦。”

    轻鸿不假思索的应了一声,然后朝着女子打起了招呼来。

    “小姐您好,我是过路的人,因为口渴了过来讨杯水喝。”

    “如果有打扰的地方,还请见谅!”

    “无妨。”

    那女子却是仍然淡定的坐在椅子上,并没有多看轻鸿一眼,甚至连眼珠子都没有转一下,只是坐在原地礼貌的回应:“来者便是客,正好我们家也准备做午饭了,你就一起吃了午饭之后再离开吧。”

    声音听起来倒是如同出谷的黄鹂一般的清脆,再加上人又长得灵秀,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女子。

    轻鸿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听人说起过土家族的女子都长得美,但是像她这样美的女子,却是头一回看到。

    这女子光洁的容颜,以及身上那种灵秀之气,简直就和山谷里的清泉一般,让人一看之下就有一种清新脱俗之感。

    不过这女子的态度又让轻鸿感觉有一些诧异不已。

    按理说,一般有客人来了,主人不是都应该起身打量的吗,但这女子却是正眼都没有瞧轻鸿一眼,坐在原地简直如若无人一般。

    当然轻鸿也并没有生气,毕竟来者是客,他也不能喧宾夺主啊。

    “小伙子,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女儿的眼睛几年前就已经看不见了,所以她没有办法起身和打招呼,非常的抱歉。”

    “啊?”

    听老人这么一说,轻鸿这才明白女子为什么不起身的原故,原来竟是一个瞎子。

    有鉴于此,轻鸿便冲着老人微微一笑,摆手道:“没有关系的,我不是这种事事计较的人。”

    “不过这位小姐的眼睛既然不是先天性的,而是后天形成的,那么就是可以逆转的,为什么不去看看大夫呢?”

    “咱们湘西地区的苗医中医和巫医那么多年,想要治好眼睛应该也不是太难的事情吧?”

    “就我所知,这附近的村子里,就有好几个名医呢,为什么不去找那些医生瞧瞧?”

    “唉……”

    老人闻言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苦笑道:“三年前瞎了的时候,就已经到附近的十里八乡那些苗医和巫医的家里看过了。”

    “但是花了许多的钱,而且也耗费了很大的人力物力,吃了许多的药,却是完全不见好转。”

    “这样折腾了两年的时间,老汉我实在是耗不起了,所以只能暂时先把她养在家里,至于其它的,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如果老天爷开眼的话,也许还会网开一面让我女儿的眼睛恢复,如果老天不开眼的话,那这辈子就由我来养她,也绝不会让她吃一点亏的。”

    “怎么会治不好呢?”

    轻鸿有些不解的走到那俊秀女子的身前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这一次走近之后再细细一看,发现这女子的身上居然有一股莫名的黑气从她的头顶散发了出来。

    这一股黑色汇聚于头顶的白汇穴和以及眼睛两旁的睛明穴等两个大穴附近,一直在萦绕不断,而且这股黑气既不是鬼气,也不是妖气,更不是邪气,倒是一种轻鸿从来没有见过的气息。

    按理说,轻鸿从小就修习祝由望气术,对于世间万物身上的气息他都是可以清楚看到的,但是这个女子身上的黑气,却是见所未见,很是奇怪。

    “不对啊……”

    轻鸿有些诧异的皱了皱眉,嘀咕道:“这们小姐身上的黑气怎么如此奇怪,乃是我生平仅见。”

    “但我怀疑,这黑气应该就是导致她眼睛看不到的罪魁祸首!”

    “你也能发现那一股黑气?”

    此时却又轮到老人疑惑不已了。

    先前看到这个穿着打扮一般的年轻人时,只当这年轻人是一个寻常的过路人,可是方才他一眼就道破了女儿身上的黑气,这说明他并非寻常人,而是身怀望气术的能人异士。

    想到这里老人不由得走上前去,追问道:“年轻人,你说你能看到我女儿身上的黑气?”

    “那如此说来,你也是祝由师咯?”

    “算是吧。”

    轻鸿谦虚的与老人对视了一眼,当看到老人先前还浑浊的老眼之中满是精光之时,不由得对老人的身份就更加疑惑了。

    很显然,从老人方才说话的语气来看,他似乎也发现了女子身上的黑气。

    这种黑气不是练过祝由术的人是看不出来的,但是他能看出来,这说明他也懂祝由望气术。

    虽然说祝由望气术也不是多么厉害的法术,但却很是难练。

    而且没有天赋的人是练不成的。

    就算是有天赋的人,想要练成祝由望气术,也得花上三年以上的时间,才能有一点点的进展,想要练得运用自如,那没有十年的时间是绝对不可能的。

    轻鸿从五岁开始修习祝由望气术,因为天赋比较好,而且入门又早的原故,所以在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定的境界。

    此后随着年纪的增长,对事物认知的越多,祝由望气术也就越来越厉害,到现在他已经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四周所有事物身上散发出来的不同气息了。

    若是没有天赋的人,那么就算苦练二十年,也不一定能入门,想要达到一定的境界,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祝由望气术也不是特别实用的技能,在湘西这种地方,武功和巫术以及蛊毒才是最实用的东西,所有人都有追求蛊毒和巫术,但是朱轻鸿的爷爷却并不这么认为。

    他从小就让轻鸿学习祝由望气术,主要是希望轻鸿以后能够在行医的路上走得更方面一些。

    因为祝由望气术也是恰好暗合扁鹊望闻问切的四大行医要旨。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