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建安四年的北方大战,最终以河北单方面的克制而迅速落下了帷幕。

    攻取并州的阎行军队,眼见盟友曹军退兵南撤,河北大军又新破了易京,挥师南下,不敢贸然进攻邺城,同样收兵止戈,转而全力巩固新攻取的太原、上党两郡。

    只是三方经此一战,都暴露了自己的野心和手段,也对北方战火很快又会重燃的形势心知肚明,无不蓄势以待,抓紧时间训练士卒、积蓄粮草,以应对接下来临时都可能在北方重启的严峻战事。

    阎行一方,在酬功将校、犒赏士卒之后,他派遣徐琨、孟突等将校联合南匈奴经营并州边郡,留下曹鸢、徐晃、马蔺、牛嵩等将巩固太原、上党、雁门等地,自己则率领张辽、鲍出等关西兵马在入冬前返回了长安。

    关西兵马东征之初,为了保密军情,沿途并没有大张旗鼓,但此次返回途中,因为在战场上对河北军队取得了几场大捷,还顺利攻占了并州,因此阎行下令露布报捷,让立功将士作为大军前导,以为荣耀。

    待大军抵达长安城之日,城外更是一片欢欣的景象,留府长史、京兆太守严授亲率官吏幕僚出迎,更有吏士家眷箪食壶浆、夹道欢迎,里里外外都洋溢着大军得胜而归的欢乐氛围。

    马超夹在得胜归来的有功将士人群之中,心情与周围得意、兴奋的情绪大不相同,他心中五味杂陈,看着涌动的人群,犹如异乡之人在看一场陌生的盛宴一样,明明如此地接近,孤独的感觉却变得愈发强烈。

    他下意识地放慢了马速,并低头看了看自己还未完全痊愈的左腿,凿台那场激烈的伏击战,给他的左腿造成了重创,虽然现下骑马看不出来跟其他骑士有什么区别,但一旦下了马,走起路来很快就能够被他人察觉到不一样了。

    幸好,付出惨重的代价,收获也是丰硕的。虽然他没有生擒淳于琼,但主将曹鸢并没有怪罪,将其列入首功之中,使得马超在战后,凭借破阵和夺旗之功,被擢为新军的军中校尉。

    在关西聚集、编练的新军,乃是阎行最重视的一支精锐军队,其中的普通士卒很多都是从其他军队里面抽调来的什长、队率,能够被拔擢担任新军的校尉,俨然是一跃成为了关西将校中的一员新秀。

    只是此时的马超,并不关心这些,他只想要知道,何家那边的承诺是不是有了变故。

    这几个月来,他在战场上写给何娥的信,一直都没有回音,这让他的内心充满了不安。

    眼下回到长安,谜底也随即浮出了水面,何娥两天后要出嫁了!

    迎娶的不是他,而是一位叫做严象的将军府掾史,他的那些书信没有送进何府,在府外就被原封不动地退回到了马府之中,而马腾就一直闷声不响地压下这些退回的信件,没有提前告诉马超一声。

    得知了事情原委后,马超没有去将军府参加庆功宴,也没有跟随马家的人返回家中,更没有在这个时候赶去何府,他返回军营卸下了甲胄之后,就独自一人策马离营。

    马岱担心他的情况,一路尾随,马超发觉后也没有阻止,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相继拍马来到了城中北市的一处酒旗飘飘的酒肆门前。

    阎行治下颁行禁酒令,除了少数几处酒肆能够供应官酿的酒水之外,其他食肆都没有酒水供应,而长安城北市的酒肆恰恰好就是这少数的其中之一。

    马超翻身下马,系好了自己的坐骑,进到酒肆之中,点了一些酒肉,就静静坐着,停留在门外的马岱见状有些尴尬,他知道马超是在等待自己入席,只好也系了坐骑,硬着头皮走入酒肆之中。

    “大兄——”

    “坐!”

    马超指了指一旁的蒲席,简单说了一个字后,就开始提起箸匕,旁若无人地饮酒吃肉。

    入席的马岱只好相陪喝了几口闷酒,然后才试探着说道:

    “大兄,这桩事情,伯父没有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战场上,生死皆在一念之间,最忌心神不宁——”

    “好了。”马超伸手制止了马岱的话,他冷笑着问道:

    “是为了我好,还是为了马家好?”

    这——

    马岱一时语塞,没有反应过来。在他的印象里,为了马家好,不就是为了各人好吗?

    但马超没有跟他纠结这个问题,他又问道:

    “如果在凉地,你钟意的女子被人抢去了,你会怎么做?”

    这——

    马岱久久没有回答。他知道,如果是在胡风渐染的凉地,自己钟意的女子被人夺去了,那作为一个昂藏汉子,必须是需要前去与对方决斗,将自己的女人抢回来的。

    如果不去,那这个男人,就不能算是一个汉子,会被周围的其他人嗤笑,也没有女子愿意再下嫁给他了。

    “大兄,这里不是凉地,是长安城啊!”

    马岱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声。结果马超呵然一笑,放下了箸匕。

    “对我来说,丈夫的胆气都丢了,在哪丢的都一样。”

    马岱又沉默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坏事,脸色大变,盯着马超问道:

    “大兄,你该不会想要做出什么事情吧?”

    哈哈哈——

    马超闻言大笑,却没有回答马岱的问题,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移步前来斟酒的酒娘身上,他粗鲁地将姿色一般的酒娘揽入怀中,一边凑上带着酒气的嘴巴在酒娘的红唇上肆虐,一边伸手袭上酒娘的胸部,他的力度之大,像是要将这个酒娘的整个身体都揉碎了一般。

    啊——

    酒娘突遭袭击,吃痛之下只能够奋力挣扎,一不小心还打翻了酒壶,酒水四溅,溅到了马超和马岱的身上,其他食客目光都被吸引到了这边来,酒肆的酒佣见状急着上前,马岱连忙起身,拦住了他们。

    马超并没有挟持酒娘很久,他很快就放开了怀里的酒娘,随手掏出一块金饼,扔到了案上。

    “赏你的,再重新拿酒来。”

    周围的酒佣和食客再次哗然,虽说酒肆之中,调戏酒娘和阔绰大方的食客不在少数,可像这种粗鲁蛮横又不吝重金食客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再转眼看见马超和马岱的气度和兵器,明眼人很快就想到了两人的出处,连忙转移目光,噤若寒蝉,不敢惹事,酒佣也知趣地退到一旁,选择息事宁人。

    唯独那名被调戏的酒娘精神有些恍惚,都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悲伤,愣了一会才醒悟过来,连忙拿起那块金饼,眼中莫名多了一种独特的东西,千恩万谢地退了下去。

    不一会儿,又有另一个着装打扮的酒娘,含情脉脉,轻移莲步,温柔地奉上了美酒,与此同时,她投向马超的秋波里,几乎都要流出水来了。

    “大兄,跟我一同回去吧。”

    马岱主动挥手,斥退了还要在一旁斟酒伺候的酒娘。经过马超这么一闹,虽说酒肆之中无人敢招惹他们,可还是有不少眼光偷偷地瞥向他们两人,马岱坐在蒲席上,如坐针毡,他额头出汗,略带埋怨地说道。

    “好,陪我喝完这场酒,我就跟你回去。”

    马超笑了笑,指了指面前新的美酒,又恢复了常态。

    “这——好吧,但不能再惹事了。”

    “好,我答应你,饮酒!”

    为了让马超早点跟自己回去,马岱迫不及待地想要将酒喝完,可是喝完一壶,马超又以不尽兴为由让酒佣再拿来一壶,等到马岱察觉到马超根本就是不想跟自己回去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头脑发昏,双腿发软了,在马超的强行劝酒下,不胜酒力的马岱终于晕晕沉沉地倒在了酒案上。

    看着马岱的年轻的脸庞,马超举起酒杯,笑了。

    马岱在谷口背叛过他一次,马超不会原谅他,也不会再选择掏心去信任自己这位从弟了。

    就如同这一次一样,何氏背约,何娥出嫁,马超不会原谅他们,更不会原谅何娥。

    ···

    次日醒来时,头脑还有些发痛的马岱发现自己正赤身**躺在一处女闾的床榻上,一副温香软玉的躯体正趴在自己的身边,这让头脑断片的马岱不由苦笑连连。

    看看,醉酒的自己,又稀里糊涂干了什么荒唐事。

    但是,很快马岱就笑不出来了。

    重新拼接记忆的马岱没有找到马超,逼问身边的女子后才得知,有一个出手阔绰的青年男子将自己送到这边来,还付下重金,让她们要好好服侍自己。

    从女子描述的相貌特征,马岱轻易就能够断定那青年男子一定是马超无疑。

    他在心里暗叹:大兄啊大兄,你不肯跟我回去,难道再去何府,就能够让那何家人改变心意不成,那些关中旧姓自视甚高,是断不会将你放到眼里的。

    不对,等等,去何府。

    不好了!

    马岱面色一变,连忙起身胡乱穿起自己的衣服,匆匆忙忙出去找到自己的坐骑,策马飞奔似的往马家的府邸奔去。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