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盛唐高歌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咯吱”的一声,大慈恩寺的寺门被打开,一名知客僧出身,对排队的香客双手合十行了一个礼:“诸位施主,贫僧有礼,请按顺序进门上香,阿弥陀佛。”

    绿姝高兴地说:“大师,我们排首名。”

    “女施主,请。”知客僧恭恭敬敬地说。

    林薰儿轻轻推了绿姝一下:“绿姝,头柱香是你的,去吧。”

    绿姝应了一声,正想跟知客僧进去上头柱香,突然间远处有人大声喝道:“慢着。”

    众人扭头一看,只见几名身穿铠甲的士兵大步走来,为首那人大声叫道:“太子妃要进香,尔等候着。”

    太子妃也来了?

    一众香客顿时骚动起来,纷纷张望,很快,众人看到一辆装饰华贵的马车在一名太监和几名宫女的陪伴下,从远处缓缓驶来,众人纷纷讨论起来:

    “真不愧是太子妃,长得太漂亮了。”

    “大慈恩寺真是灵验,连太子妃也到这里上香。”

    “兄台是从外地来的吧,大慈恩寺本来就是皇室修建,算得上皇家寺庙,皇亲贵族经常来上香祈福,太子妃来上香也就不奇怪。”

    “薛家算是祖坟冒了青烟,女儿嫁入皇家,还成了太子妃,简直飞上枝头当凤凰,这下薛家要飞黄腾达了。”

    “是啊,五姓女都没有入选,反而薛家女成了太子妃。”

    “有什么奇怪的,丽妃的出身是倡妓,可能她跟那些世家大族相互看不惯吧,据说本想娶清河崔氏女,刚有那个意思,也不知崔氏怎么知道了,提前把女儿嫁了,而太子妃薛氏长得如花似玉,又会讨丽妃开心,这才娶了薛家女。”

    “小点声,这种话也敢说,小命不要了?听说薛家人非常蛮横,小心祸从口出。”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太子妃薛氏在宫女的陪伴下,缓缓向大慈恩寺走过来。

    “啊~”薛氏把香帕放在嘴边,有些慵懒地打了一个呵欠,有些不太情愿地说:“陈公公,现在天还没亮呢,这么早就起来,困死本宫了。”

    陈公公讨好地说:“回娘娘的话,今天是中元节,娘娘到这里上香祈福,还是一大早上头柱香,皇上和太子殿下知道,一定会很高兴,要是娘娘再多求一道平安符献给丽妃娘娘,想必丽妃也对娘娘赞赏有加。”

    薛氏点点头说:“本宫初进宫,是需要多做表率,陈公公,你这次提议得好。”

    “娘娘过奖,这是老奴的本份。”

    这时大慈恩寺主持明觉大师也闻讯走了出来,看到太子妃忙双手合十行礼:“不知娘娘大驾光临,贫僧有失远迎,请娘娘恕罪。”

    薛氏挥挥手说:“不知者不罪,大师,你带本宫去上香吧。”

    明觉大师应了一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娘娘,请。”

    薛氏点点头,在宫女的搀扶下向寺内走动,明觉正想跟上,排在首位的绿姝忍不住问道:“大师,什么时候轮到我们去上香?”

    头柱香被太子妃抢走,绿姝有些失落,不过也没有办法,谁叫来的人是太子妃呢,只是什么时候能进去上香还不知道,不由心里急了。

    听老人说,这天的香上得越早越灵验,看到明觉主持要走,绿姝忍不住询问一下。

    明觉转身一看是绿姝,马上双手合十行礼道:“原来是郑夫人,夫人排在首位,自然可以跟随娘娘身后上香,请。”

    能在这么大一间寺庙做主持的人,不一定需要修行高深,但肯定需要八面玲珑,毕竟和尚不务生产,衣食住行、寺庙的灯油火蜡都需要开销,像大慈恩挂单的和尚也有几百人,每天的花销如流水,明觉说是大慈恩寺的主持,还不如说是大慈恩寺的家长。

    绿姝出自博陵崔氏,又是大唐风云人物郑鹏的正室,再加上绿姝每次出手都非常阔绰,明觉就是想不记住都难。

    “谢谢大师。”绿姝也双手合十,彬彬有礼地应道。

    “不行!”突然间有个鸭公般的声音响起。

    说话的是陈公公,只见他快步走过来,板着一个死人般的脸,冷哼一声,大声说:“娘娘上香时不喜欢有人打扰,尔等就在这里候着,等娘娘回宫了再进去。”

    绿姝有些焦急地说:“公公,小女子只是上香,绝不会打扰娘娘的,还请行个方便。”

    太子妃身后,跟着几个抬着供品的健奴,还有孟兰盘法会要用到的祭品,都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陈公公看到说话的人是绿姝,犹豫一下,很快赔笑地说:“郑夫人稍后,咱家先去请示一下娘娘。”

    别人还好说,眼前这个郑崔氏陈公公还真得小心对待,就是不看在博陵崔氏的脸面,也得给郑鹏面子,要知郑鹏曾是李隆基的红人,跟宫内的高力士也相交甚好。

    大唐太监成千上万,要知太监也分三六九等,高力士是太监中公认的“一哥”。

    “不用请示了,本宫不答应。”薛氏听到后面的动静,转过身走过来,脸色冰冷地说。

    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绿姝,薛氏的目光更冷,居高临下般扫了绿姝一眼,开口道:“明觉大师。”

    “贫僧在。”

    薛氏指着绿姝,面无表情地说:“虽说本宫喜欢清静,不过今天有些特别,正值中元,寺里要举行孟兰盆法会,就破例与民同乐,除了她们两个,其它香客让他们有序地进寺吧。”

    明觉大师有些为难地说:“娘娘,这...这有些不太合适吧。”

    要是指别人还算了,薛氏指的,偏偏是绿姝和林薰儿,那可是镇西将军郑鹏的家眷。

    就是佛也有三分泥性,绿姝再三忍让还是遭到这般对待,忍不住问道:“娘娘,我们可是排在首位,为什么就我们不能进?”

    薛氏面带讥讽地说:“很简单,本宫看到你们很脏,看着就不高兴,不让你进,为了避免破坏本宫的好心情,也怕你沾污了佛门的清净。”

    由一个官宦之女,一个华丽的转身就成了高高在上的太子妃,将来还要母仪天下对,对薛氏来说,简直就像做梦一样,对改变自己命运的太子言听计从,夫妻静处时,不免说起一些朝延的事,记得太子有次多喝了几杯,就骂郑鹏和崔源不识好歹,有心拉拢二人,为以后登基作准备,也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没想到二人别说投靠,就是见个面、吃个饭也不肯,送去的礼也是原封不回退回。

    不肯站队也就算了,太子看到三宝号和酒坊生意很好,日进斗金,有心掺一脚,派人去暗示,可郑鹏就是不松口。

    丈夫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敌人,薛氏把丈夫看得很重,毕竟他是自己的夫君,夫妻荣辱与共,绿姝是郑鹏之妻,又是崔源的嫡孙女,自然把她恨上。

    为了太子的声誉,没找绿姝的麻烦就不错了,现在主动撞在自己的面前,说什么也要替自家丈夫出一口气。

    绿姝不再是昔日那个唯唯诺诺地小婢女,闻言当场就不高兴了,皱着眉头说:“娘娘,虽说你身份高贵,但有些话不能乱说,如果怕奴家打扰你的清静,这香暂时不上也罢,不知娘娘说奴家沾污了佛门清净是什么意思?”

    只有十恶不赫、不知悔改的人和不检点的女人,才有沾污佛门清静的说法,薛氏在大庭广众下说出这话,跟泼一盆脏水在绿姝身上没有区别,绿姝可以忍薛氏对自己辱骂,但绝不能忍薛氏侮辱郑家的门风。

    绿姝已嫁入郑家,是郑家的媳妇,薛氏的话有辱骂郑氏门风之嫌,这事绝不能妥协。

    一旁的明觉大师头都大了,连忙双手合十道:“娘娘,郑夫人,以和为贵,佛曰众生皆平等,只要诚心礼佛,佛祖一定会保佑你们,阿泥陀佛。”

    大清早就在寺门前争吵起来,而争吵的人都大有来头,明觉头都大了,这两个女子都得得罪不起,只能好两不偏袒地劝架。

    说到底,是太子妃薛氏挑事在先,可她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给十个胆明觉也不敢直指薛氏的不是。

    林薰儿在一旁忍了很久,闻言忍不住大声吐槽:“大师说得好,既然佛门说众生平等,为什么上香不能平等呢?”

    话音一落,现场传出一阵笑声,不少人窃窃私语,一些人还对明觉指指点点。

    明觉就是佛法再精通,此时也闹了一个好大的尴尬,有些狼狈地说:“施主,此事...佛曰不可说。”

    自己给自己挖的坑,不能说众生不平等,也不能拒绝太子妃抢先上香的要求,明觉有苦只能往肚子里咽。

    薛氏柳眉一扬,盯着林薰儿,一旁的陈公公会意,在一旁小声说:“娘娘,她叫林薰儿,是郑将军的...红颜知己。”

    “本宫知晓”薛氏自言自语地说:“一个平康坊的贱人。”

    说话间,薛氏突然一扬手,只听啪的一声,结结实实打了林薰儿一记耳光,冷冷地说:“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本宫面前说三道四,轮得着你说话吗?”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