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天下第二美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燕成帝收到儿子来信,颇有几分哭笑不得。

    闵柏信中,大意如下。

    父皇啊,儿子辛辛苦苦在青州那鸟不拉屎的地方,顶着高官的骂,住着土坯房,忍受蚊叮虫咬,安排农事。却有愚昧乡女,不知被何人唆使,跑去欺负我小媳妇。

    您的大孙子或是孙女儿,可是快要出生啦!

    这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这后头也不知何人,这么欺负我媳妇孩子,这让儿子怎么忍?

    儿子本是要气得回京打官司的,可小媳妇乖巧,劝我还是得先把父皇交待的差使干好。

    但儿子这口气实在咽不下。

    如今也不求别的,只求查明真相后,能给我小媳妇一个公道。

    否则,儿子还是会回来闹的。

    以上。

    虽然信中发了一大通委屈,但并没有任何怨怼之言,甚至没有替美娘开口,求一个妃位。

    因为闵柏已经求过好几次了,皇上都不批啊。

    所以这回,他也学乖了,干脆不提了。

    反倒让皇上觉得,到底是成了家,要当爹的人了,这个儿子总算是长进了。

    不过这也确实欺人太甚了。

    就算美娘是儿子外室,可她怀的,却是皇家骨血。谁这么不长眼跑去闹事?

    于是,燕成帝便问起封州展家之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李大海早预备着呢。

    就算皇上之前因为受伤,对殿下有了些心结,但毕竟是疼爱多年的长子,所以关于闵柏的一切,李大总管还是早早的都命人收集好了消息,时刻预备着。

    这件事明面上能查出来的,都已经查出来了。

    查不出来的,就只能意会了。

    “……那展家祖孙两个如今是死无对证,唯有展家之孙,一直病着。不过那林氏倒是聪慧,命人请了泉城告老的邹太医前去医治。如今也不知醒了没有,能不能有些线索。”

    燕成帝想了想,“贤妃回湖州时,朕好象没给过赏赐吧?去挑些今年新贡的好药材,赏下去。”

    李大海顿时懂了。

    回头拟的礼单上,除了燕窝雪莲等妇人爱吃的补品,又格外加了不少给妇人定惊生产用的名贵药材。

    皇上看后,十分满意,忽尔冷笑,“朕记得,皇后那儿有副前朝名家的观音绣像,不如一起赏去。”

    李大海把口谕传到时,徐皇后懵了。

    “皇上是不是记错了?本宫这儿哪来的什么观音绣像?”

    李大海心思一转,便猜出皇上心意了,垂眸浅笑,“那奴婢就不知了,要不皇后娘娘再好生想想?皇上都说了,还叫明儿就出发呢,皇后娘娘可得抓紧着些。不行就是现买,也得送一副过来。奴婢告退。”

    反正皇上说了要,就是变,你也得变一个出来!

    等他一走,徐皇后顿时问向左右,“皇上到底什么意思?京城可有什么名家的观音绣像?”

    众人面面相觑,唯有一个在宫中多年的老嬷嬷,想了起来。

    “要说这观音绣像,从前宫中还当真有一副,只是早就被先帝赏出去了。”

    “赏给谁了?”

    “老奴要是没记错,应是被汝阳长公主要走的。”

    徐皇后心里咯噔一下,心又开始慌了。

    自从去年她暗中唆使金选侍,行刺之后,皇上就变得令人捉摸不透起来。

    起初是暴躁易怒了一阵子,如今却变得阴阳怪气起来,很喜欢干这些犹如猫捉老鼠般的事。

    他也不直言,但总是旁敲侧击,打人一个措手不及。

    似乎是在警告徐皇后,他其实什么都知道,但就是不挑破。

    就这般吊着她,敲打着她,时不时的为难着她。

    让人心惊肉跳,寝食难安。

    徐皇后这几个月,人都瘦了十几斤。

    前儿早上梳头,竟然还看到明晃晃的白头发!

    她才多大啊,三十都不到呢。如今憔悴得跟宫中那些年轻太妃们,瞧起来都差不多了。

    有时候,徐皇后都宁肯皇上直接撕破脸,干脆来个痛快的。

    可皇上偏偏不肯。

    就象这件事,摆明了就是让徐皇后去得罪汝阳长公主,可徐皇后能不去么?

    如今她是真的后悔了,当初就不该听她爹徐太师的。

    弄得夫妻离心,反目成仇。真要顺顺当当过下去,她的儿子可是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至于这么着急么?

    而既然徐太师都决心弑君了,又为什么不干脆狠下心肠,安排周全,帮金选侍把事情办瓷实呢?

    如今弄得不上不下,却还得假假的端着那张面皮,虚与委蛇,实在是太累了。

    当然,也许在徐太师看来,他能官复原职,近来还颇得重用,也无所谓皇上是真心还是假意,抓到权力就行。

    但徐皇后不行啊。

    她爹下了朝,还能回家喘口气,她却是每天十二个时辰,都跟皇上生活在同一座皇宫里。就得时时刻刻紧绷着脑子里的那根弦,半刻不敢松懈。

    这样下去,她迟早要未老先衰!

    按着又开始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徐皇后也只得命人去了汝阳长公主府。

    汝阳长公主自旧年被闵柏气得大病一场,如今虽是渐渐养好了,到底身子差了许多。

    好容易这些天时气暖和,她也有了几分精神,难得有心情,还盛装打扮了一番,打算去逛逛花园,徐皇后就派人来讨要绣像了。

    汝阳长公主顿时不干了,“那观音绣像是父皇赏赐,保我平安的。凭什么要?我不给!”

    那太监道,“这也不是皇后娘娘要,是皇上要的。至于为什么,想必郡主娘娘心里有数。”

    他特意咬重了郡主二字,就象是狠狠打在汝阳长公主脸上的一记耳光。

    也在提醒她,就算她的公主封号是先帝给的,可如今皇上想降不还是降了?

    真要是这么犟下去,难道想和德阳长公主一般,贬为庶民?

    正在此时,驸马谢圭匆匆而来。

    一来就劈头盖脸的问,“你究竟又做了什么好事?”

    汝阳长公主正心情不好,顿时恼羞成怒,看也不看,抓起手边的一柄玉如意,掷向驸马。

    “旁人欺负我,你也来欺负我吗?”

    谢圭一时不察,给砸中额头,顿时鲜血淋漓。

    要说他也是金尊玉贵养大的世家公子,何曾遭过这种罪?

    就算幼年最顽皮之时,家中长辈也舍不得这样重手打他。

    汝阳长公主也知手重,却是悔之晚矣。

    “好好好,既如此,我也不管了,就请郡主娘娘自行料理吧!”

    谢圭抬手,怒气冲冲的掷下一封信,拂袖而去。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