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天下第二美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展玉琅如此息事宁人,倒惹了些人不喜。隐隐指责他懦弱无能,不敢担当。

    倒是自费跟来的谭仲宣,帮忙说了句公道话。

    “针不是扎在自己身上,你们怎知人家心中悲痛?再说他大病初愈,又经新丧,能强撑起精神打理家事,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若你我落到这般境地,说不定还不如他呢。君子当以厚德载物,何苦吹毛求疵?”

    如此,才没人说怪话了。

    起码,明面上是没人说了。

    只是给展玉琅治病的邹老太医,也忍不住私下问了一次。

    他跟这个年轻人接触也有几个月了,日日针灸苦药不断,可展玉琅从未皱过半下眉头。这等心性,实不似个懦弱之人。

    而展玉琅对这位救了自己性命的老大夫,不再敷衍,悄悄吐露心声。

    “……纵然追查下去,难道我祖母和妹妹就能死而复生?

    汉王殿下虽是个好的,但那些人既然都敢利用我家两条人命,欺上殿下内眷。想必也不是那么容易被追究的吧?

    就算我肯拼死,求一个玉石俱焚,只怕都找不着正主,不过塞个替死鬼罢了。

    既如此,我为何不爱惜性命,好歹给我展家留个后,再图将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至于如今听些闲言碎语,又能奈我何?”

    能从宫中混到全身而退,邹老太医的见识眼界,自然比寻常人高明许多。

    对这年轻人的隐忍冷静,很是赞赏,忽地生出一念。

    “老夫有个侄孙女,今年已经十七了。她自幼在学医上颇有天分,也温柔敦厚。只女子一旦嫁人,终归会被公婆夫婿约束,不好再抛头露面。故此她的亲事,迟迟未成。你若有意娶妻,可愿娶我这侄孙女?

    自然,你如今重孝在身,此事本不该与你来谈。可你家半个作主的长辈也无,里外就你一人。老夫就倚老卖老,开了这个口。也不求你家多少彩礼,日后只待她宽和些,允她继续行医便是了。”

    展玉琅一听,顿时跪下。

    “若得此贤妻,造福乡里,是老先生抬举,更是小生的福气。小姐有一份医者父母心,若能嫁到展家,必是我展家重树门风的良妇佳媳。如不嫌弃我展家败落,小生求之不得!”

    他如此知情上道,让邹老太医越发觉得没看错人。

    为表诚意,展玉琅还特去取来一只祖传玉镯,送给邹老太医当作表记。

    只待一年为祖母的守孝期满,就正式上门提亲。

    回头邹老太医带信回家,送来一只侄孙女小时戴过的长命锁,就算把亲事订下来了。

    只瞧着侄孙女婿家业凋零,实在不象个样子,且等他调养好了身体,定是要用功科举的,可家务内外却无人操持,正琢磨着要怎么帮衬他过这一两年的难关,谁知就有人自动送上门来了。

    舒岱。

    当初帮着展娉婷去林府,他自以为是主持公道,结果小姑娘冲动自尽,他也被连累得下了大狱。

    原本是要定罪的,谁知展玉琅如此大度,竟然不告了!

    官司了结,舒岱也就能脱罪了。

    连原本的秀才功名,都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但重归家里之后,这番身陷囹圄的际遇,却给了他极大的教训。

    又见家中父母妻儿,为他这番获罪担惊受怕。爹娘头发都不知白了多少,媳妇的眼睛都快哭瞎了,拉着他的手泣道。

    “……从前那样劝你,你都不听,往后你那爱管闲事的毛病,可能改一改么?你若当真出了什么事,让我们可怎么活?”

    舒岱心中万分内疚,立誓定要改过自新。

    故此在安顿好家里之后,他就收拾了一车礼物,特意来感谢展玉琅了。

    眼看他孤零零一个人,邹老太医还担心走了他没人照顾,舒岱一拍脑袋,热血上头的提了个建议。

    “要不我和展兄弟结拜,我暂且搬过来住上一年吧。等到弟妹进门,我再回去就是。横竖咱们两家离得不远,也就两三日的路程。咱俩住在一起,还能彼此用功,一起读书哪。至于我家里,还有三位兄长照顾爹娘。我原是家中幼子,这些年只管读书,确实也不管多少家事。”

    展玉琅觉得太麻烦人了,可邹老太医觉得正好。

    舒岱此人是有些冲动,但本性善良。

    且最重要的,两个都是读书人,确实可以相互促进。

    他肯把侄孙女嫁给展玉琅,虽说是看中他的品性,但更是看中他的潜质。

    若能帮衬着这个侄孙婿,科举有成,那才是整个家族的幸事。

    所以邹老太医,代展玉琅作主答应了。

    回头舒家爹娘听说,舒岱愿留在展家读书,照顾恩人,也十分高兴。只要他不出去惹事生非,干什么都行。

    于是,他们还从家中派了能干的管家仆妇,照顾他们饮食起居。

    不过也跟舒岱说好,每月得抽空回去几天,好让家里安心。

    至此,邹老太医才算放下心来,留下展玉琅要吃的药,归家去了。

    而展玉琅这边忙忙碌碌,打理完祖母和妹妹的后事,安葬进了祖坟,这日正收拾着屋子,却不意捡到一只旧香囊,正是展娉婷小时做给他的。

    上面绣了只小蝉,寓意着一鸣惊人,祈愿他能中秀才。

    那时,他们兄妹的感情多好呀。

    可等到自己生了病,就一日不如一日了。

    展娉婷大概永远也不知道,她自以为掩饰得极好,但事实上祖母和兄长,早看出她的埋怨和不甘。

    她一直以为展老夫人卖掉祖传山林,是为了给展玉琅治病。但这更是为她的婚事,准备的嫁妆。

    展老夫人这些年,小气无比,固然是为了孙儿治病,但也是为了守住她的嫁妆。

    她不知道,家里有几间空房,里面锁着的,全是祖母这些年给她慢慢积攒下的东西。

    她总以为,祖母心中只有自己。但事实上,一共就两个孩子,祖母把她也是牢牢放在心上的。

    记得那时,展玉琅还私下跟祖母求情,“妹妹也渐渐大了,就给她打几件首饰,做几件漂亮衣裳吧。”

    可展老夫人,是这么回的……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