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释灵逸志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村民想法的变化并没有超出呙锦的意料,所有的决定在经过考虑的时候都会或多或少的有些改变,呙锦也没有什么意外的,村民的想法并不是很重要,这也是呙锦问村长那些话的原因,如果村长同意了,村民也就好解决了。

    莫问村的情况很复杂,从开始的时候呙锦就清楚这个问题,村长的问题更复杂,呙锦总觉得村长身上有不一样的东西,这将是解决莫问村的关键,呙锦有好几次都忍不住要去问村长,可惜最终并没有成功。

    总体来说呙锦还是有很多顾忌的,还是那句话莫问就如同一个病入膏肓的人,想要救治它就需要下猛药,即便是这样,猛药和猛药之间也是不一样的,一旦用的过度,不仅不会治病,还会要命,呙锦要做的就是好好的把握这个度,这个要是掌握好了,其他的也就没有什么了。

    呙锦的想法是这样,经过昨天晚上的情景,莫问村的很多事情都已经了解到了,这里分布了很多不同的势力,他们彼此之间并不是很和谐的,其中王海就想要找香儿的麻烦。

    至于为什么呙锦还不清楚,这些人的村长村民是不是知道的,呙锦也不清楚,这是很重要的,在呙锦看来村民应该是不知道的,要不然的话也不会不表现出来,村民早早的就睡觉,是为了躲避这些人,还是这些人造成的,都是需要弄明白的。

    所有的这些都需要一个突破口,这个突破口并不好找到,呙锦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此刻呙锦最需要的是有一个人站在她面前,心甘情愿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

    一定是要心甘情愿的,这样也就意味着他们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心里也清楚,有了这个基础也就不会造成新的麻烦,这是最好的结果。

    开始的时候呙锦觉得这个人是小芜,从目前的形式来看,小芜和她们之间的关系是最近的,有时候呙锦有种错觉,小芜就是她们的朋友,朋友之间是没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

    这个人还有可能是严浩然,严浩然是修道者,严浩然并不是村子里的人,严浩然来到这里是为了帮助村民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情。

    严浩然是有心结的,即便这样,他也应该清楚,呙锦和他说的那些话,是为了他好,只要摆脱了心结,严浩然就是一个正常的人,而且一定是呙锦她们这边的人。

    当然呙锦也想到了香儿,香儿的事情就是在莫问村里也是很特殊的,太多的事实证明,香儿生活在这里并不是很乐意,甚至是很无奈的,她想逃离这里,呙锦她们的出现是最有可能帮助她实现这个目的的。

    从这一点来看,香儿和呙锦她们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香儿有足够的理由告诉呙锦所有的事情,姜文中也应该这样做,姜文中是先有这样的苗头的。

    事实上呙锦觉得姜文中就要把其中的事情给说出来了,结果并不是这样,任何事情的做或者不做都是有一点的理由的,在呙锦两人看来,这些人都应该说些什么,她们却什么都没有说,至少对呙锦有利的都没有说。

    这其中一定是有原因的,什么样的原因,呙锦不清楚,她要找出来,正如呙沐所说的那样,她们在这里,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在制造问题,老的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新的问题远远不断的冲出来。

    好在这些影响并不是很大,呙锦她们有的是时间,只要她们愿意,有的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村长的回答算是很诚实的,他想离开这里,有离开这里的理由。

    莫问就那么大个地方,有的也都是很普通的,这里不是什么世外桃源,这就是一个村子,一个被遗忘了村子,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关键的是这里的资源是非常的有限的,单是这一点就限制了很多行动。

    呙锦仔细的看过,如果让莫问和外面的村庄相比,这里落后了不知道多少年,这也是呙锦担心的一个问题,就算这里的阵法解除之后,村民不会有任何危险,她们想要重新融入现在的世界,是需要时间的,很长一段时间,这之中会产生什么影响就不知道了。

    很多事情都不能去想的,想的越多,也就越复杂,最终就陷入到一种无法自拔的阶段,村长走后呙锦问呙沐怎么看村长,呙沐道:“我觉得村长很矛盾,不管是走是留都有很多不舍得地方,很难做出决定的。”

    呙锦笑了一下说呙沐的话其实可以换一种方法的,对村长来说,不管是走还是留都有不想放弃的东西,而这些是必须要放弃,呙沐说这样说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凡人不都是这样吗,他们最大的痛苦就在于不想舍弃根本就不该自己拥有的东西。

    呙锦道:“既然是不该拥有,为什么还会拥有呢,拥有了不就是该拥有的,你这样说是不是有些不对,我觉得不对。”呙沐想了一下说这样的事情要是能弄清楚的话,她们也就不用困在这里了,呙锦问呙沐她们这种说话的方式是不是有些特殊。

    呙沐摇摇说他不知道是说话方式是不是特殊,能确定的是,她们的很多问题都开始重复了,呙锦笑了起来,重新趴在桌子上,呙沐问她不是要出去吗。

    呙锦说此刻就是出去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香儿这样的人不想说的话,不是多见几次就能说出来的,更重要的是她此刻不想出去了,就想呆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最好不要有任何人来打扰她。

    呙沐道:“待在这里是没有问题的,我觉得不管待多长时间都没有问题,我们也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这样也算是一种休息了。”呙锦说她们是有事情要做的,她们是来找人的,找一个叫做苟不痴的人。

    呙沐道:“我想了一下,觉得这个苟不痴应该没有什么奇怪的,就是真的不是人类,应该和灵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也没有做什么坏事,找到找不到都没有关系的。”

    呙锦问呙沐什么时候变的这样武断了,任何事情都是要讲证据的,没有证据的话就不应该做任何决定,做出来的都是错误的,即便是好的,也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呙沐道:“你说的对,确实是有些武断了,不过你刚刚说的这句话同样也是武断的,这下我们扯平了。”

    呙锦说她们之间是没有办法扯平的,而后呙锦笑了起来,呙沐问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呙锦说她想到一件事情,她们是为了苟不痴来到这里,莫问很奇怪,超出了她们所有的认知,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是一起的,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会不会就更容易解决了。

    呙沐一时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呙锦解释说任何事情都不会是独立存在的,每件事情之间都是有联系的,莫问这里是这样,苟不痴也是这样,要是这样的话,两件事情为什么不能是一件事情呢?

    呙沐笑了一下说就是真的是一件事情的话,也有可能会更加困难,毕竟牵涉的太多,其中的想法也就不一样了,呙锦想了一下忽然问呙沐要是遇到了呙圭她们该怎么办,呙锦的问题转换的有些太快,呙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着呙沐有些为难的样子,呙锦笑了起来道:“不要告诉我你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这是不可能的,我也想过,就是不想想都不成,我就是这样,你就更不用说了。”呙沐说他当然是想过,可惜不管他如何努力都不能想出个所以然来,想不明白的事情和不想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呙锦道:“其实抛开这件事情本身,你能想象出来的最好的结果是什么,最坏的结果又是什么?这都是很重要的。”

    呙沐说最好的结果就是这件事情和平解决了,她们什么损失都没有,就好像是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至于最坏的,他不敢想下去,那样的结果不是他能承受的了的。

    呙锦说已经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不存在,就是风过去了也是会有草跟着动的,更何况是她们呢,呙沐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呙锦就站了起来说她决定了,她还是要去找香儿去的,有些事情就只有香儿才能解决,不能在这里等着,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呙锦说着就往外走,呙沐这次并没有拉她,跟着她一起走,莫问就是一个村子,这个村子并不是很大,人数也不是很多,从表面看,这个村子除了久一些和其他的村子并没有什么区别。

    这里的村民很朴实,过着他们自己的生活,如果不知道村子的其他的事情,莫问就是这样,所有事情都有几方面的,有的能一眼就能看出来,该是什么就是什么。

    有的需要慢慢的去寻找,如同盖了很多黑布的盒子,每揭开一层,里面就会有未知的事情发生,最终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对呙锦她们来说又复杂了一些,她们还是要考虑该怎么去揭开,什么时候去揭开,这都是问题。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