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谋断九州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听说麻老砍刀被杀,徐础大吃一惊,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宋取竹,以为他为阻止岳父离开襄阳,出此狠招。

    “是……谁下手?”徐础问。

    郭时风一向冷静,这时却有些张皇失措,伸手伸向自己:“他们说是我找人杀的。”

    徐础又是一愣。

    “真是你杀……‘他们’是谁?”

    “营地里的各家头领。”

    徐础越发疑惑,但他不信郭时风真会杀人,“郭兄带来的那些卫兵呢?”

    “都被关押在营地另一头。”郭时风突然有些激动,“真不是我杀的,也不是我派人杀的,他们栽赃陷害……”

    “我看外面没有人特意看守。”

    “他们知道我逃不掉。”郭时风终于冷静下来,神情恢复正常,“我是宁王使者,他们不敢拿我怎样——我会将事情解释清楚,但是础弟得帮我。”

    “郭兄在这里稍等。”徐础不愿听郭时风说得太多,转身出帐,找到几名兵卒,询问宋取竹的去向。

    “头领们都在麻家营中守丧,我们给徐先生带路。”

    宋营与麻营紧邻,很快就到,这里的守卫更加森严,到处都是人与火把,与此同时却有失控的迹象,偶尔会有叫骂声从阴影里响起,还有无主的马匹来回奔驰,主人不知所踪。

    麻营守卫极不客气,“又是外人,麻老砍刀就是太相信外人才会遇害,你来干嘛?想来抢人头领功劳吗?”

    宋军头目道:“这位是徐础徐先生,曾经刺驾的那一位,于你们有恩,是我们宋将军的贵客。”

    麻营众守卫互相看看,颇不情愿地让开,“你一个进去,直奔灯光最多的大帐,人都在那里。”

    走进麻营,徐础发现情形更加糟糕,摇曳的火光中,帐篷之间聚集着大批兵卒,人数多少不等,全都握持刀枪,或小声议论,或大声宣讲,一有外人走近,立刻警惕地看过来。

    徐础只能扫几眼,匆匆走向大帐。

    大帐外面站着数十人,全都空手,亦是三五成群,低声交谈,徐础一出现,许多人立刻看过来,大多数人没有开口,单有一人走来,大声道:“徐先生,怎么你一来,这里就出事?”

    “出事的时候我可不在营里。”徐础回道。

    “更可疑,没准你是故意避嫌。”

    徐础点点头,“没准你故意当众质问,以示忠诚,好让别人不要怀疑到你。”

    那人大怒,“我是麻老砍刀的干儿子,而且出事的时候我正在喝酒,许多人可以作证……”

    “也是为避嫌?”

    那人更怒,手里没刀,赤手空拳就要扑上来,被其他人拽开,劝道:“算了算了,你先怀疑人家,还不许人家说你了?”

    “他是外人,我是……”

    徐础不理他,径直走进大帐。

    大帐里已经吵成一团。

    将近三十人挤在帐篷里,全是各军头领以及麻老砍刀的近亲,干儿子不在其中,守着中间的尸首,互相指责,各发毒誓为自己辩解。

    徐础刚一进来,就有人伸手拦住,不准他往里面走。

    宋取竹看见他,大声道:“徐先生可以进来!”

    别的头领反驳:“凭什么?他不是麻家人,也不是头领,甚至跟咱们不是一伙。”

    宋取竹之妻麻七姑也在,开口道:“咱们在这里吵来吵去,不得要领,徐先生来得正好,他是外人,且又足智多谋,可以分辨是非。”

    不是所有人都赞同,但是麻七姑说话比较有份量,再没人公开反对,门口的卫兵也放下手臂,允许徐础往里走。

    麻老砍刀刚死不足,还没来得及入棺,躺在一张木板上,身穿新袍,看不出伤口在哪。

    徐础上前,先向尸首拜了三拜,然后才道:“是非自有公断,我只想问清事实。”

    话音刚落,众人又吵起来,谁也弹压不住,宋取竹无奈地摇摇头,示意徐础走到一边,他也过来,说道:“一团乱麻,真正的一团乱麻。”

    “先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连真凶是谁都不知道吗?”

    “就是昨晚的事情,麻老砍刀和他的一个小妾被人杀死在床上,悄无声息,直到今天早上才被发现,一直没查出凶手是谁。”

    “卫兵呢?”

    “前半夜有卫兵,后半夜喝酒去了。我们这里的规矩不严,几名卫兵白天时被打个半死,胡说八道一通,几乎将所有头领都牵连进去,连我也不例外,这真是……”宋取竹骂了一句脏话。

    徐础稍稍放心,“最受怀疑的人是谁?”

    “第一位就是郭时风,他给麻老砍刀送了一份厚礼,希望大家都去投奔宁王,可是我岳父说了,行走江湖最重的是一个信字,他先接了奚家的礼物,不能中途背弃。当时场面有些尴尬,郭时风没有坚持,麻老砍刀收下一半礼物,说这算是见面礼,他记住宁王的好意,日后必有报答。我们都明白,岳父这是动心了,还有点……”宋取竹看一眼妻子,见她仍与众人争吵,继续道:“还有点贪心,打算先将奚家的礼物全拿到手,再去投奔宁王。”

    “既然如此,郭时风不该受到怀疑。”

    “问题就在这里,我们明白,郭先生看上去……不太明白,过后单独与好几位头领见面。”宋取竹一努嘴,他说的那几个人正是争吵的核心,“大家怀疑郭时风拿剩下的一半礼物收买头领暗杀麻老砍刀。”

    徐础摇头,“郭时风行事一向想得周全,暗杀麻老砍刀而不提前策划退路,绝非他的风格。”

    “徐先生了解郭时风,我们可不了解。”

    “只有他受到怀疑?”

    “还有奚家使者,他们正好昨天又赶来,商讨具体交接事宜,肯定有人多嘴,透露了一些事情,奚家人也能收买刺客,而且今天早晨事发之后,奚家使者跑掉一人,如今还剩五个被扣在营中。”

    “如此说来,奚家人更可疑。”

    “可奚家是荆州人,还是荆州大官,郭时风和宁王是外人,谁好得罪,一目了然。”

    徐础已明白大概,他还听到一些周围的争吵内容,知道郭时风处境更加不利,连带着与郭时风单独见过面的几名头领也备受怀疑。

    麻七姑走来,向徐础道:“让徐先生见笑了,一群粗人,只会吵来吵去。”

    徐础拱手道:“我有个不情之请,请宋夫人应允。”

    “请说。”

    “郭时风住在宋将军营中,宋将军也受到怀疑了吧?”

    麻七姑看一眼丈夫,嗯了一声。

    “宋将军不宜在此久留,我希望他能随我回自家营中。”

    宋取竹马上小声道:“那我不就更受怀疑了?”

    “清者自清,靠的不是争吵与是否在场。”

    宋取竹还在犹豫,麻七姑道:“你们两人先走,我跟他们解释。”

    “夫人……”

    “别婆婆妈妈的。”麻七姑微一瞪眼。

    宋取竹跟着徐础往外走,立刻有人大声道:“宋千手,你往哪去?这边的事情还没说清楚呢。”

    麻七姑道:“他是我丈夫,有我在这里就够了。”

    “那怎么行?宋千手嫌疑不小,就是亲儿子……”

    麻七姑怒道:“我的亲爹,难道让你报仇?”

    双方争吵起来,宋取竹再不犹豫,与徐础匆匆出帐,回到自家营中。

    一进营地,宋取竹让卫兵先走,向徐础道:“我还是没明白徐先生是何用意。”

    “杀人容易,善后才难。”

    宋取竹微笑道:“徐先生也怀疑我吗?我的确不想离开襄阳,但也不会杀自己的岳父……”

    “宋将军不必向我解释,我只问你,是要一家留在襄阳,还是要将各家都留住?”

    宋取竹嘿嘿笑了两声,思忖良久,“人肯定不是我杀的,但是麻老砍刀一死,诸家肯定需要一位新头领,可我不是山匪,与麻家结亲不久,难以得到支持。”

    徐础不语。

    宋取竹正色道:“我希望诸家都留下,请徐先生指教。”

    “我见众人忙于争吵,无人披麻带孝,也没有发丧之意,宋将军当首倡之。”

    “这个我能做到。”

    “宋将军离开,那边必定更增疑心。”

    “我也是这个意思,所以一直没走。”

    “再等半个时辰,宋将军带郭时风一同过去,当面将话说清楚。”

    宋取竹苦笑道:“就因为说不清楚,才吵到现在。”

    “让郭时风来说。”

    “他可有点吓呆住了。”

    “他会冷静下来,宋将军不必担心。”

    “好吧,郭时风解释清楚之后呢?”

    “没了。”

    “没了?”

    “麻老砍刀对宋将军恩情深重,亲自选你为婿,如今令岳遇害,宋将军唯有发丧、报仇两事,不宜再做它想。”

    宋取竹稍稍一愣,拱手道:“多谢徐先生指教,请先回帐休息,半个时辰之后,我去请郭先生。”

    徐础回到住处,坐在里面的郭时风已经恢复常态,甚至能够面露笑容,“础弟回来得倒快。”

    “事情没那么麻烦,郭兄无忧。”

    “找出凶手了?”

    “还没有,待会宋将军过来相请,与郭兄一同去揪出主使之人。”

    “怎么揪?宋将军手里有证据?”

    “宋将军手里的证据就是郭兄。”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郭时风诧异地说。

    “主使者肯定是奚家、必须是奚家、只能是奚家,郭兄不至于连这一点也做不到吧?”

    郭时风愣了一下,随即道:“你得跟我多说几句。”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