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北宋大丈夫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沈安出门之前就交代别开门,所以这些媒人没机会进去。

    若是旁人他们早就走了,可沈安太过出色,雇请他们来说亲的人据说是许了重酬,所以他们不舍离去。

    这就是金钱的力量!

    “沈家的那条狗太凶了,不然某定然会翻墙进去。”

    “某不敢,他家的护院厉害。”

    媒人们唏嘘不已,而包拯已经走到了大门前,伸手叩门。

    “哎!老丈,说是说,你别去敲门啊!那狗厉害。”

    “他们不会理你,回头你心中憋屈,小心病一场。”

    叩叩叩!

    大门随即打开,姚链那张警惕的脸探了出来。

    “这老汉要被赶出来了。”

    “何苦来哉,丢人啊!”

    “他以为年纪大就能进去,可沈家……咦!”

    “咦!这老汉竟然……他竟然进去了。”

    见到包拯施施然的进去了,几个媒人大喜,就冲了过去。

    机会啊!

    呯!

    大门猛地关上了,媒人们吃了闭门羹。

    沈安已经从后门进了家,和包拯在书房里说话。

    “此事……你倒是成了抢手货。”

    包拯有些唏嘘的说道:“老夫刚才试了试,也算是给杨家一个交代,回头……你可想马上成亲?”

    ——老杨啊!沈安现在可是汴梁头号金龟婿,你可别矜持了,赶紧的。

    至于成亲,定亲时肯定要谈及成亲的大概日子,可沈安不想那么早啊!

    哥才十六岁,花朵般的年纪,那妹纸更小些,还是花骨朵,开不得。

    他一脸正色,语气铿锵的道:“某身负陛下厚恩,太学那边才刚开始,可教书育人非一日之功,太学不翻身,某誓不成亲。”

    才说完他就有些后悔了。

    这话是不是太决绝了些?

    要是老丈人那边觉得这娃不靠谱,直接把闺女许给了别人,那哥岂不是吃大亏了?

    包拯点点头,赞道:“好,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好得很!”

    他起身道:“老夫这就去杨家喝酒,明日你就是有未婚妻的人了。”

    老包出面,大伙儿口头约定都没问题,然后走程序就是了。

    别啊!

    我说错了还不成吗?

    想起那少女的灵动,沈安不禁把肠子都悔青了。

    包拯急匆匆的去了杨家,正好赶上杨家吃晚饭。

    杨继年把他请坐下,然后让李氏去叫了外卖。

    “拿酒来。”

    包拯的心情不错,等酒水来了,就先喝了一碗,然后笑道:“永健,老夫此来可是送喜,你这里如何?”

    杨继年心中一动,就问道:“可是卓雪的亲事?”

    沈安那天说是改日让包拯请他喝酒,这就是没问题的意思。

    可老包没见踪影啊!

    杨继年甚至都觉得沈安是不是在说场面话,所以有些恼火。

    但这一天还是来了。

    他的神色有些黯然,包拯看见了,就笑道:“儿女迟早会成家,不再是你抱着哄着的孩子。”

    汴梁的外卖很是方便,从小吃到正餐,甚至是洗脸水都有。

    杨继年陷入了惆怅之中。

    他平日里板着脸,看似对妻儿很是古板,可私下里该有的关心他从不少,而且很多。

    父爱在许多时候会隐藏着,炽热而隐晦。

    他心情沉重,自然情绪就不佳。

    包拯干咳一声说道:“老夫方才去沈家,差点就进不去了。”

    嗯?

    什么意思?

    杨继年抬头,就见包拯矜持的道:“媒人们堵住了沈家的大门,就是为了和沈安见一面。”

    嘶!

    杨继年没想到沈安竟然这般抢手,不禁有些心慌。

    在父亲的眼中,自家女儿怕是连皇后都做得,所以那些人选只有差的,没有完美的,这也是世上的老丈人都喜欢对女婿吹毛求疵的原因所在。

    “前日在御街的校阅之后,沈安文武双全……”

    一番话下来,包拯口干舌燥,就举起了小碗。

    杨继年同样举碗,包拯心中得意,然后两人都干了。

    成了!

    别人说亲要许久,我老包不过是半顿饭的功夫,谁人能敌?

    他喝的微醺走了,杨继年急匆匆的去了后面。

    李氏和杨卓雪在说话,见他进来,李氏就说去弄醒酒汤。

    “别弄那个,为夫有话说。”

    杨继年坐下后就盯着女儿看,看的她赧然低头。

    “一转眼卓雪也那么大了,为父……”

    他心中难过,但依旧是板着脸。

    李氏心中一动,就问道:“官人,可是亲事说定了?”

    杨继年点点头,“马上定亲。”

    李氏有些不舍的道:“太简便了些,该多说几次再同意的。”

    女儿家娇贵,自然不能一说就成,那样丢面子。

    杨继年微微摇头道:“本来是不急,可那日御街检阅之后,许多人得知那一万人都是沈安操练的,一时间文武双全的名号传遍了权贵之间,那些权贵自然想网罗人才,如今的沈家……门外全是媒人。”

    再矜持下去,这个金龟婿就保不住了啊!

    “包公连夜赶来,就是担心变数,娘子,此事不能再拖了。”

    杨卓雪抬头,眼中有些惊讶和羞涩。

    杨继年慈爱的笑了笑,很短暂,却很清晰:“那少年心诚,并未待价而沽,说是明日就对外说……自己定亲了。卓雪,以后你就是沈家人了。”

    他心中不舍,可妻子说得对,女儿终究是要嫁人的。

    杨卓雪低头害羞,杨继年莞尔道:“那小子倒是志气不小,说陛下厚恩让他掌管太学,他自然要粉身相报,太学不翻身,他誓不成亲。”

    李氏不悦的道:“难道咱们家卓雪还稀罕他吗?”

    杨继年说道:“那少年……若非是驸马不能参与朝政,怕是连官家都想把公主嫁给他。”

    “这么好?”

    李氏有些心虚了,随即就是欢喜。

    “卓雪找这个夫婿算是找对了,官人,哪日要好生谢谢包公才是。”

    “好。”

    杨卓雪才发现自己竟然全程旁听了关于自己未来婚事的进程,就赶紧起身告退。

    她一路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呆呆坐着,想起了那日的相见。

    ——某也喜欢玩耍,舍妹也喜欢玩耍。

    ——某没什么大规矩,就是和睦,外面该如何就如何,在家里自在些,就这么个意思。

    ……

    她的脸渐渐红了,然后伏在桌子上。

    秋色渐渐入户,秋风清爽,让人心旷神怡……

    ……

    “官家,许多权贵都托了媒人去沈家说亲。”

    夜晚的宫中显得有些冷清,赵祯独自在看着奏疏,闻言就冷冷的道:“这是觉着沈安前途无量,要笼络。”

    张八年的眼中冷冰冰的:“是。”

    赵祯把奏疏放下,问道:“权贵……可有宗室?”

    他摇头道:“宗室当然也想,不过赵允让家和赵允良家定然不会用那二人的女儿,这样也免得沈安生怨。”

    若是用女儿,以后要是被选中成了皇帝,那沈安就成了驸马。

    大宋的驸马就是个摆设,没用。

    所以那些青年才俊都千方百计的躲避着,不肯迎娶公主。

    张八年冷冷的道:“赵允良家没提,赵允让家也没提。”

    咦!

    赵祯诧异,张八年解释道:“赵允良家说既然是对头,那就别去自取其辱。赵允让家是没吭声。”

    赵祯点头说道:“这是知道分寸的。”

    他觉得很惬意,张八年继续说道:“还有赵允弼家……好像也有些意思。”

    惬意消散,怒火升腾。

    “他要招揽沈安作甚?”

    ……

    “那少年不错,若是能笼络了来,对我家是个大助力,而且还能削弱赵允让家,一举两得,要好生去做。”

    赵允弼端坐在上面,下面的管事急忙点头道:“郡王,那媒人乃是汴梁最好的。”

    一个少女站在另一边,身姿绰约,一抬头,那张脸被灯火照耀着,让人不禁惊艳。她迎着赵允弼的目光娇羞一笑,边上的幕僚都有些那个啥了。

    赵允弼满意的道:“不能拿宗室女嫁给他,否则就是结仇。那少年洁身自好,从不出入青楼,所以还未尝过女人的滋味,你去。”

    少女福身道:“是。”

    等少女走后,幕僚得意的道:“这等美色,那沈安怕是会魂不守舍,然后媒人再一去……郡王,恭喜郡王要增添一大助力,赵宗实被折断了一只臂膀。”

    赵允弼淡淡的道:“小事罢了。这女人不是府上的人,任谁也说不到老夫的身上。”

    幕僚小心翼翼的说道:“郡王,皇城司那边怕是……”

    皇城司监控汴梁,这事儿怕是瞒不过他们,也就是说,瞒不过赵祯。

    赵允弼说道:“无需瞒着官家。”

    他霍然起身,微微昂首,倨傲的道:“宗室中谁能比老夫更出色?官家无子,谁能比老夫更适合接任!辽人有皇太弟,大宋为何不能有。”

    幕僚点头道:“也是,可那女人……能成吗?”

    赵允弼伸出食指摇动了一下,不屑的道:“男人就喜欢这等娇弱的女子,越是娇弱,就越喜爱去蹂躏她,这样才会觉着自己很强大……”

    ……

    沈安喜欢散步溜达,越热闹的地方越喜欢去。

    大清早他就出门了。

    “待诏,某这里有个千娇百媚的小娘子,若是您同意,只要吱一声,这事就成了。”

    “某这里的小娘子花容月貌,家境丰厚,只需娶了来,不但是贤内助,还能贴补家用……”

    “……十三岁的小娘子,那容貌简直就是闭月羞花,沈郎君,她家里……妙不可言呐!”

    十三岁的……闭月羞花,沈安想一脚踹翻这等无耻之徒。

    那还是个孩子呢!畜生!

    沈安摇摇头,他在等待包拯的消息。

    姚链他们排开这些媒人,沈安一溜烟就跑了。

    天气渐渐凉爽,街上的行人也更多了。

    这也是商人们的盛会。

    那些伙计在外面叫喊着,只是那口号听着有些扯淡无趣。

    那些小贩拎着篮子,或是端着盘子到处叫卖,也抢了不少生意。

    这个秋季若是不能赚够钱,冬天就难熬了。

    沈安沉浸在这些繁华之中东张西望,却没提防前方来人,一下就被撞了个满怀。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