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记行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我想和你做……”

    小公子说到这里,顿了顿,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唇,对着李杨,故做诱人之态。

    李杨默默抬起巴掌。

    小公子只感觉臀瓣一紧,立马口风一改:

    “做一个交易。”

    李杨没有说话。

    小公子还等了一下,见李杨还是不问,一点不配合,只好无奈的自己说出交易内容。

    “我给你解药,你帮我抢割鹿刀,而且……”

    说到这,小公子撇了眼屋外,尽管已看不到沈璧君身影,但这目光显然是指向沈璧君。

    “我还可以帮你促成好事,要知道,我可不像地上这蠢货。”小公子说到这,仍恨恨难平的踢了一脚地上无头尸体,才继续道:

    “我可以制造一次意外,既可以让沈璧君主动爬上你的床,还不会因此而怨恨你,最后,你再发挥一下你的特长,以你对女人的了解和本事,嘿嘿,就算她再怎么贞烈,最后不也得成为你床上玩物?

    怎么样?我这条件够可以的吧。”

    小公子自问,自己给出的条件足够优厚,足以打动李杨,毕竟,她这条件可是抓住了李杨的弱点。

    沈璧君。

    至于为何说是弱点,女人不就是男人最大的弱点?

    尤其是美丽的女人,从古至今,有多少无敌于世的英雄豪杰,最后却敌不过美人的一指温柔?

    何况,这还是武林第一美人。

    小公子自信满满的看着李杨,等着他开口答应。

    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李杨开口。

    小公子有些生气了,“可不可以,说句话啊,搁那等什么呢?”

    李杨这才缓缓开口:“我在等你药效发作。”

    “……”小公子。

    没好气的瞪了眼李杨,“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早吐出来了。”

    说着,小公子摊开手,手心里躺着一颗蓝色药丸,上面还有些湿润,不知是口水,还是手心汗水。

    看着这颗药丸,小公子眼珠滴溜溜一转,又计上心来,“你不是想试试这药吗?我可以偷偷下到沈璧君身上。”

    李杨起身,走到小公子身前,伸手,从小公子掌心中拿起药丸。

    小公子脸上露出笑容,“看来你答应了。”

    李杨却摇了摇头,语气莫名,“你刚才差点被这药害了,现在却要用这药害别人?”

    小公子不以为然的摆摆手,“少装好人了,你成天围在沈璧君身后,救了一遍又一遍,敢说不是为了她的美色?我只不过是这些,摆在明面上来说罢了,不像是那些伪君子,明面上满口道德,暗地里比谁都肮脏龌龊。”

    看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嘴里说着这种话,李杨哑然失笑,“你懂得可真多啊。”

    “那是。”小公子面露几分得色,毫不谦虚。

    李杨却又道:“可有些事,你不懂。”

    “什么事?”小公子疑惑道。

    李杨正要说话,忽然转头,看向门外。

    门外却什么都没有。

    “你在看什么?”小公子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外庭院,不由问道。

    刚问完。

    就见夜空下有两道身影,在庭院院墙上面飞速掠过,当进入视线的那一刻,突然停住,似乎察觉到什么,朝这边看来,视线正好穿过敞开的屋门,和屋内的李杨和小公子对上。

    “这里有人。”

    “可算找到活的了。”

    两道苍老却透着股活泼劲的声音传来,那两道身影掉头,跃下墙头,朝李杨和小公子这边奔来,最后停在屋门口,借着屋内灯光才看清,是两个年过花甲,发已灰白的老者。

    “白杨绿柳!”小公子一看清这俩老者的模样,当即变色,脚步后撤,往屋内深处躲了躲。

    白杨绿柳却没看她。

    比起一个小丫头,屋内实在有太多事物,更能吸引他们眼球,例如躺在地上的无头尸体、被砍成肉泥,不成形状的人头,而两人的视线,最后齐齐锁定住精赤上身的李杨。

    “好啊,你这恶贼还敢再来。”

    “看你这回还往哪里跑?”

    白杨绿柳两人说话,却如同一人说话,你说前言,我搭后语,语气一致,根本没有李杨插话的余地,连动作也是出奇的一致,话毕,便出手,齐齐越过门槛,向屋内的李杨攻去。

    不容多想,李杨抽出腰间的剑,一记横扫千军,扫了过去。

    “碧血照丹青!”

    “少主的宝剑!”

    白杨绿柳一看到李杨手中的剑,同时惊呼,又见剑锋向自己二人扫来,深知此剑锋利的他们,不敢硬碰,紧忙一停,向后跃开。

    其中,白杨在向后跃的同时,人还在半空,袖子吹动,一团类似衣服灰尘似的粉尘出现,向李杨飘去。

    白杨绿柳深知碧血照丹青之锋利,却不知,李杨也深知他们二人,乃是用毒与解毒的大家。

    一见那粉尘,瞬间警觉,根本没当做普通的衣服灰尘,内力一震,“呼”的一声,一道劲风猛地爆发,以他自身为中心,向四面吹拂开去。

    结果,那些灰尘似的粉尘,全部被倒吹回去,后跃还没落地的白杨绿柳两人,被吹了个正着。

    “啊呀呀,白老头,瞧你干的好事。”绿柳大叫起来,双脚一落地,火急火燎的低头,从随身布囊里翻找解药。

    “我不是故意的。”白杨委屈至极的回道,落了地后,又弱弱了说了一句。

    “别忘了我那份。”

    “给我也拿一份。”声音突然响起。

    两人身子一僵,视线里面,一抹剑尖陡然出现。

    要么说姜还是老的辣,换做旁人,此刻多半已亡魂皆冒,闭目等死了,而白杨绿柳则是当机立断,不再翻找解药,就地一滚,朝屋外退去。

    与此同时,白杨袖袍一甩,又是一团毒粉朝李杨撒去。

    “你还来?”绿柳叫了一声。

    “权宜之计,争取时间。”

    白杨刚喊完,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降临心头,李杨的剑未刺中他们,可这可怕的感觉,却像是一把剑似的,狠狠刺入他们心头。

    剑意!

    饶是再老辣,两人心志也不免受到冲击,大脑和动作,齐齐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滞。

    就在这个空档,墨绿色的剑尖已经来到他们眼前,眼看就要刺入,屋外突然响起一道惊叫:

    “快住手!”

    原来,沈璧君已经回来,正站在院子口,对着屋内的李杨伸手,欲拦。

    怎么可能拦得住?

    她又没学逍遥侯的邪功,能将手臂伸长。

    这时,

    李杨的手腕却一收,剑锋回去,脚出去。

    “嘭。”

    “嘭。”

    白杨绿柳胸膛各中一脚,闷哼一声,一起倒飞出去,飞出门槛,飞入庭院,最后跌倒在沈璧君脚前。

    “少夫人?”

    两人不怒反喜,躺在地上,看着视线里反转呈现的沈璧君脸庞,一手捂着被踢的胸膛,一手揉眼,揉了好几遍,才确定不是自己眼花。

    “真是少夫人。”

    “能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两位前辈,没事吧?”看着两位老人见到自己那发自真心的喜悦,连自身疼痛都忘了,沈璧君看得心里感动,连忙弯腰,伸手去搀扶白杨绿柳。

    “没事没事。”白杨绿柳为了显示自己没事,根本没用沈璧君扶,自己一骨碌从地上站起,一个摇着头,一个拍胸脯,都说自己没事。

    下一秒,

    “噗。”喷血。

    “这……”沈璧君都不知道他们是有事还是没事了。

    “踏踏……”沉稳有序的步子声响起。

    白杨绿柳一个激灵,立刻站到沈璧君身前,将其牢牢护在身后,无比戒备的看向屋内。

    屋内。

    李杨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看到那母鸡护崽似的的一幕,笑了笑,手中的剑“钉”的一声,插在地上:

    “还打么?”

    白杨绿柳低头,看了看胸口衣服上印着的大脚印子,皆是默然。

    两人并非愚傻之人,已看出李杨武功绝不在自己之下,一开始若是稳稳的打,尚且还有几分希望取胜,可现在,这一脚已将他们的希望彻底踢没了。

    伤虽不重,却足以起到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结果。

    “打什么打。”沈璧君绕过白杨绿柳,站到双方中间。

    “这肯定是一场误会。”

    “误会?”白杨绿柳互相看了一眼,疑惑的指了指李杨。

    “少夫人,当初不是你说盗走割鹿刀的人是他吗?”

    “你还说过这话?”李杨用看叛徒似的眼神看向沈璧君。

    “我没有。”

    沈璧君立即解释道:“我只是说,他们要找的你……”

    原来,沈璧君第一次被救后回家,正好看到奶奶以及白扬绿柳等人在找李杨,当时也没多想,便告诉了李杨在哪,后来才得知,她/他们是从灵鹫和雪鹰口中得知李杨音容相貌,是将其视为盗刀贼去抓捕,悔之晚矣。

    李杨被风四娘和萧十一郎来盗刀的那一晚,又被白杨绿柳差点渔翁得利的一役,由此而来。

    “我……算了,我给你赔罪。”沈璧君说到最后,羞愧低头,还是觉得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向李杨道歉。

    “可是少主的佩剑确实是在他手上?”白杨绿柳又伸手,指了指插在李杨身前地面的碧血照丹青。

    “这个呀。”

    沈璧君就在白杨绿柳吃惊的眼神中,竟直接走到李杨身前,把剑拔起,双手捧着,送到二人面前。

    “这……”白杨绿柳看了看近在眼前,伸手就能拿走的剑,又看了看李杨,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不该拿了。

    “喂,我可没说要给你,你也太无礼了吧。”李杨这时候才调侃似的对沈璧君说道。

    沈璧君回头,白了他一眼,知道这家伙又在拿自己寻开心,没说什么,回过头,亲手执起面前年纪稍长一些的绿柳前辈的手,放在碧血照丹青剑柄上,“前辈,收着吧,没事的。”

    绿柳看着手中如此轻松就拿回的宝剑,与白杨面面相觑。

    “那厉少侠和我们说的,难道也是假的?”

    “厉少侠?”沈璧君听到这个称呼,冷哼一声,脸上明显的露出厌恶之色。

    “他都说什么了?”

    白杨绿柳照实回答:“他说已经找到了你,结果在送你回连家堡的途中,被一神秘高手袭击,这神秘高手极其厉害,身旁还有一个擅长暗器的手下。”

    听到这里,李杨若有所思的回头,瞥了一眼躲在屋内一角的小公子。

    小公子朝李杨吐了吐舌头,仿佛在承认:那说的就是我。

    李杨颔首。

    他多少已经猜到厉刚的用意了。

    又听白杨绿柳继续道:“那神秘高手与其手下,一见面,不由分说便要抢人。

    厉少侠侠肝义胆,岂肯答应?与其大战数百回合。

    遗憾的是,双拳毕竟难敌四手,那神秘高手阴招迭出,他那手下也是暗器不断,最终,不仅刺伤厉少侠一剑,还劫走了少夫人你,并在逃走之时,得意洋洋的留下姓名,自称是……”

    说到这,白杨绿柳齐齐看向李杨。

    李杨摸摸鼻子,心道:这显然是指我。

    “灵犀一指段正淳!”白杨绿柳齐声道。

    “……”

    李杨身子一歪,差点摔倒。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