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美丽新界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一男两女,一直站在山顶静静遥望,白夜城尽收眼底,极北大陆尽在眼前。

    修行人时间观念淡薄,寒冷的气候在这三位眼中不值一提。谁也不愿意破坏这份温存。平日间勤于修炼的男女,在这一刻不约而同只字不提。就连交流都很吝啬,谁也不忍打破这份宁静。

    这里没有黑夜,永远的白天。不存在所谓的日日夜夜。这一站,足足喝了十二个时辰的冷冽寒风,沉寂在幸福中的男女依旧不知疲惫。

    木子突然感觉体内有异动。腹部燥热难耐,沉默的元种不受控制,急速运转疯狂吸收天地灵气。

    山顶顿时灵力涌动狂风骤起,受木子元种牵引,如江河汇聚佰纳海川。受益者木子气势随之骤然飙升。

    晚儿雅儿被异象惊醒,稍微震惊后很快便猜出其中缘由。下意识的躲开,留给木子足够的空间。

    男子盘膝而坐,梳理引导灵气入体。先走肉身后进经脉,一次又一次冲刷体内微不可见的杂质。

    三人立足的山峰,突然间成了极北大陆的灵气核心一般,牵引整个大陆的灵力补充这里。

    动静最大的是冰雪精灵族。所有分支家族等,种植在自家禁地中的生命树,同一时间百花齐放,而后又相继凋零。一朵朵洁白的花瓣,如同雪花一般洋洋洒洒飘落。

    冰雪精灵祖地,一位正在闭目修行的英俊老人,头发花白肌肤确没有皱纹。和青年男子一般,仍然紧致光泽。老人突然睁开双眼,眸子中银芒闪烁,遥望北方。

    木子见到这人,一定会觉得眼熟。当年始元宗洞府开启,四位站在山门前的绝顶强者,相互牵制下定制了进入秘境的规则。这位老人是其中之一。

    老人顾不得眼下的修炼事宜,慌忙起身后原地消失。

    下一刻老人身形出现在异动根源地,正是木子等人所在的山峰。老人打量一下盘坐的男子和站在边上的女子后。悄然现出身形立在半空。

    老人并未隐藏,大摇大摆的出现。晚儿雅儿同时有所察觉。前者没有感受到敌意,任然暗中戒备,同时传音玄虚天印中的齐老:“若威胁到木子安危,不顾一切出手。”

    齐遇春意味深长:“小姐请安心,老朽会帮木子挡下所有危险。”

    晚儿佯怒:“又叫小姐。齐爷爷应该称呼我为晚儿哦。”

    齐老开怀大笑:”没问题。“

    雅儿在震惊中回神,上前一步弯身行礼:“参见老祖。”

    老人摆摆手示意雅儿不必多礼,随口问道:“斯利家族的斯利*雅儿吧?”

    雅儿恭敬回答:“是的,”

    探后忐忑询问:“老祖,是木子的行为惊动了您老人家?”

    冰雪精灵老祖点点头,看出了雅儿的担心,安慰道:“不必担心,我只是来看看,不碍事不碍事的。”

    晚儿雅儿同时放心,晚儿不失礼数拱手抱拳:“见过前辈。”

    老人仔细打量晚儿后,突然眼前一亮,随后感慨:“现在的年轻人了不得啊,一个比一个邪乎。”

    老人说话不怎么中听,但是依旧能感受到欣慰的满意。

    晚儿不失礼数:”谢谢前辈夸赞。“

    雅儿疑惑问道:“前辈,木子这是怎么了,为何闹出这么大动静。”

    老人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雅儿,话语古怪:“生命之种,恐怕和你这个小妮子有关系吧?“

    雅儿立刻明白怎么回事,同时也明白了老人的古怪眼神。不由得想起当年家族后山禁地处,绿色水潭中的经历,不由得从脖子到耳根通红一片,小脸儿就更不用说了。

    老人接着道:“而且这次突发异象,恐怕也是因为和你独处时间太长,引动他体内的生命之种复苏。”

    老人没有在这件事情过多纠缠,自顾自的言语:“此子和冰雪精灵族,甚至和精灵族缘分不浅。既然如此老夫便在这里帮衬一二,免得被人打扰。说不定能为将来结下善缘。”

    老人又抬头看看四周,不咸不淡开口:“三位既然来了,就现身一见吧。”

    紧随话音其后,三道身影凭空出现。一位丰腴妇人,满头银发束起,体态婀娜。一位魁梧老人虎背熊腰的,除却发丝灰白外,身体上看不出老迈迹象。一位黑发佝偻老人,眉心生有竖眼。

    后出现的三位,便是当日制定进入始元宗秘境规则的其余三位。

    精灵老祖尢斯里苦笑:“三位来的倒是够快。”

    随后这位老人童心未泯打趣道:“今天白北凤一改常态,年轻貌美了许多,难道是想和这些女娃子一拼姿色?”

    丰腴妇人没好气白了一眼:“用得着我亲自出马吗?我家白灵整天嚷嚷着要回请这小子一次,这次正好过来看看。”

    虎背熊腰的老人皮笑肉不笑:“你们是想和这小子拉拢关系,还是想和他身后的两位圣人拉拢关系?”

    白北凤不咸不淡:“爱和谁拉拢关系是我们的事,你兽恒有意见啊?要不你兽人族也找出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出来。”

    后者被打击得不轻,兽人族天生身材魁梧。即便女子同样如此,而且性格大多粗矿不拘小节。偶尔出现一两位小巧伊人温婉贤惠型的,族内必然腥风血雨大打一场。谁拳头硬谁说了算,要么抢走,要么抱走。

    眉心生竖眼的老人冷笑:“难道冰雪精灵族和雪凤族没落到这种程度了吗?居然要靠着美色拉拢关系?”

    尢斯里面露不悦直呼其名大声呵斥:”异天开,你吃的哪门子醋。难不成你有特俗癖好,对这小子青睐有加?“

    极北异人族老祖被气得不轻,脸红脖子粗,指着尢斯里破口大骂:“放你娘的狗屁,极北大陆四家实力均衡。你们二族明目张胆的拉拢圣者,是想打破平衡自家独大吧?”

    兽恒附和:“是是是,我看也是,冰雪精灵族和雪凤族想吞并兽人族和极北异人族。”

    气氛微妙,兽恒和异天开二人,看向木子的时候,眼底阴霾一闪而逝。若不是忌惮灵霸宇和清幕扬两位圣者,恐怕会不顾一起击杀这位搅动极北大陆风云变幻的小兔崽子。

    尢斯里和白北凤,凝神戒备并且早已锁定极北异人族和兽人族的两位老祖。气氛异常紧张。

    四人东西南北两两相对,木子盘坐在四人中间,真起冲突对他相当不利。

    兽恒和异天开出现后,这两个方位涌向木子的灵气洪流明显被阻。盘坐中的青年亦是心有不甘,灵气浓郁程度锐减一半,所得成效大打折扣。木子现在满肚子骂娘的脏话,若有实力更想起身,赏这俩老货一人一个耳光。

    突然感觉肩膀似被人拍了一下,而后被阻隔的灵力再次沸腾,如同卸闸的洪水,再度汹涌的向着木子汇聚。年轻人知机不可失,双眼紧闭抓紧吸收。

    元力浑厚到一定瓶颈后,无法在寸进分毫。又牵引灵气进入气旋,稳固并且强壮武道元气。对此机缘木子乐此不彼。

    这次异动半个极北大陆有所感应,灵力强悍的程度非比寻常。当木子的武道元气达到顶峰无法寸进时,撑开异象一次又一次尝试冲击与空境界中期。

    道基出现裂痕后,圣品灵根的限制好似随之增强。星空异象与天地融合,立身中央的元影虚淡缥缈,几乎与漆黑的星空融为一体。但是确始终不曾消散,元影轮廊一直存在。

    无论如何努力,已经薄如纱纸一桶便破的瓶颈,确始终存在。

    突然间木子惊骇发现,想停止都不能。越来越磅礴的灵气融入身体,肿胀感随之不断飙升。在这么下去,随时会撑爆驭空境界小小身躯。哪怕木子体魄强横的吓人也不行,依旧不够看。

    就在这进退两难的时候,腹部金色轮盘一角的小树,轻轻摇曳似随风飘摇。汇聚而来的庞大灵气受到牵引,山呼海啸般咆哮着冲向小树。

    翠绿的小树此刻就像个无底洞似的。鲸吸牛饮无休无止,来多少灵气便吸收多少。小树大小不变,树枝上不断有翠绿嫩芽新生。

    每一颗嫩芽都蕴含着无与伦比的生命能量。嫩芽不断成长,向着厚实的树叶转变。

    星空异象仍在,元影轮廊旁边,站着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老人望穿异象,左右环顾,凝视四位家族的老祖。

    凡是被扫视过的老祖,无不遍体生寒如坠冰窟,一个个不仅在心底暗骂:“圣人这么不值钱了吗?又冒出来一位。”

    当真是敢怒不敢言,难受也得憋在心里。

    衣衫褴褛的老人神魂传音四位老祖:“让木子在白夜城组建势力,是我的注意,你们有谁不满意吗?”

    尢斯里和白北凤没什么心里负担,平静点头道:”没意见。“

    兽恒和异天开则满脸铁青。这位圣人明显是在保护木子。刚刚自己对木子所作所为,又怎么可能瞒住圣人的眼睛。

    一改往日高高在上的姿态,点头哈腰开始赔罪:“不敢有意见,前辈的话,晚辈遵从。”

    衣衫褴褛的道士眯缝着眼睛,话中带刺:“不敢有意见?说明还是有意见了?”

    兽恒和异天开赶紧矢口否认:“没意见,没意见,全力支持木子整顿白夜城。”

    老道士满意点点头。

    灵霸宇和清模扬,各自身后有家族和势力,以势压人传出去好说不好听。毕竟家族要在蔚蓝星繁衍生息,留下恶名可不是好事儿。来此极北大陆进行商议时,不过是点到即止,并没有过分要求。

    老道士孤家寡人一个,要说家族势力,就剩一个看似年幼的瞳瞳。眼下是没什么好顾及的,直接开口要人:“你们四家,每家出30修士,贤者一位,大罗3位,驭空10位,朔形16位。”

    老道士接着补充:“境界太高的不要,不好掌控容易不听话。境界太低的不要,没什么用。”

    尢斯里和白北凤欣然答应。本就想帮助木子来着,早先顾忌其他势力的制衡,现在正好顺理成章了。

    兽恒和异天开,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这他娘的,偷鸡不成啄把米。,阻挠未成还得反着帮人一把。

    老道士眼睛一横:“咋地,你俩有意见?”

    被扫视的二位双腿一软,连忙摆手:“没意见,回去就安排修士,前来支援。”

    老道士不依不饶:“派遣来协助木子的修士,必须完全服从木子命令。若是让我知道有敢偷懒耍滑者,老夫不为难小辈修士,直接找你们两个老头子算账。”

    二人心如死灰,心想:“得了,不但要出人出力,还得严加约束。没天理了,小辈犯错老辈受罚。”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