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345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南宋风烟路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www.345xs.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同一时间,被凤州坍塌的城楼“砸成重伤而不得已退居二线”的某个金将,正作为宋谍“灭魂”当面与徐辕进行着一场迟到的对弈之辨。

    “为何会出手救宋夫人?”徐辕问。

    “一则,因为主母曾经下令:‘灭魂’一脉,不管仗打得多厉害,务必全力保护宋夫人归来。”灭魂回答,“二则,事发时,我临时找到机会、与宋夫人恰好靠得极近。”

    “为何你会知道凤州金军的布防弱点,那本该是‘转魄’打探到的。”徐辕又问。

    灭魂一脉并没有接到“打探金军布防”的任务,所以灭魂不可能自发去越俎代庖;而转魄牺牲后的整整一夜,其第三级下线都未联系宋恒,这说明布防弱点是转魄自己发现的。

    但转魄是个人精,一般会在有效情报之外加一层干扰信息,这样一来即使敌方将之截断在手,也不会在一夜之间就轻易破解;然而天亮时到达宋恒手里的情报却只有最有效情报而没有干扰信息、目的很可能是灭魂想帮宋恒节省时间,这也使宋恒第一眼就意识到那不是转魄的原情报。宋恒那时当然会蹊跷、事后也不解地问徐辕:这个署名灭魂的细作,怎么会看懂转魄的情报?

    “说来也巧,虽两脉不互通,但转魄意图传达给我军的情报、正巧是以我‘灭魂’的暗号勾画。情报落在了我的手上,我来送。”灭魂说,那不是奇迹,只是徐辕安排得巧。

    “那么,为何你本人曾一度失去联络?”其实,当初徐辕之所以安排月清向自己传达情报时采用灭魂暗号,一则为了保护月清的转魄身份,二则……就在那个时间段,长期在凤州周边活跃的灭魂本人忽然失去了踪影,为免灭魂一脉的下线们惊慌,徐辕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眼下,这个疑问,灭魂不用回答,撕下面皮即可。

    而当徐辕看见他在金军里的身份时,立即验证了自己早有的猜测:“你是最后一个见到转魄的人?”

    灭魂点头:“像他那般的精明能干之人,原本绝对不会暴露身份。就算民众受害、一时情急;即便没了盾牌,也顶多五成危险。而事实上,今次青鸾所谓‘逮个正着’,也不过是‘莫须有’罢了。”

    “那青鸾又是如何将他罪名坐实?”徐辕问。

    谁都迫切想知道:凤州之战前晚,究竟发生何事?!

    

    “瘸狗,没证据也敢敲定我?可知我徒禅月清是段大人和仆散驸马共同看重?!”月清被青鸾及其心腹一起押解回狱中时,虽还拼尽全力昂首挺胸横着走,却同样在心中困惑不解:到底是什么缘由,驱使着青鸾对自己作出了十成肯定的预设、战狼都保着自己他还死咬不放?

    月清不可能想到,青鸾表面上对战狼唯唯诺诺,内心却极度想要超越战狼;再加上视转魄为私仇对象而宁枉勿纵,先拿月清下手只不过是因为他行动自由……

    然则,也正因为月清是战狼绝对信任的关系,青鸾并没有大张旗鼓地抓他去牢房——怎可以暴露心机公然和上级唱反调?力求万无一失的青鸾,想着至少等月清供认不讳后再到战狼面前宣布不迟。故此,“抓捕转魄”这一事件的参与人数极少,金军一开始很少有人知情;而“秘密处理转魄”的过程中,青鸾更是只带了一个心腹,鬼祟偷摸、拐弯抹角地送他下狱。

    “喂你倒是吠一声啊瘸狗!可事先说好了,我皮肉嫩,万万不能上刑的啊!”月清看青鸾面色阴冷只是沉默,心中固然念着外界战势,却装成一副既气愤又害怕的软骨头。当是时狱门打开,他发现又回到了先前被关的牢房。

    “哈,几位大人实在英明,我便说了他是宋谍,快将我用过的刑具都套他身上去!!快!!”几乎是才开牢门的第一时间,人不人鬼不鬼的奥屯亮便扑了过来,睚眦尽裂恨不得将徒禅月清撕碎,可惜没扑多远便被锁链拖了回去,搬石砸脚疼得龇牙咧嘴。

    “哈哈哈哈哈哈,狗吃屎!!”月清继续以小人嘴脸,冲着滑稽的奥屯亮嘲笑,不多时却又紧张起来,两只眼睛贼溜溜望着青鸾,“瘸狗,你该不会真的敢!你吃了豹子胆了你!!”

    “你,先去给奥屯大人松绑。”青鸾对心腹说。擒杀徒禅月清的事,事成之前当然越少人知道越好,但奥屯亮除外,这个人,青鸾可以通过给他好处而拉拢他,毕竟,如果以后要接战狼的班做金谍第一人,他还得有值得信任的、容易驯服的、来自各行各业的拥趸。就从这个开始吧。

    回过头来,青鸾冷冷望着周身要穴被封的徒禅月清,向他宣告,游戏结束:“转魄,我当然有证据,要你心服口服供认不讳!近来我深入探查去年你在东线的行踪,你可知被我查到什么?!原来和州的雪夜攻防、堡坞大战、**的水柜之战,你每场都身在前线,那么巧‘转魄’也次次都参与,不过你狡猾得很、借着你纳兰兄弟的盾牌轻易障眼,所以一次又一次骗过了仆散驸马;然而建康城宋民刺杀东方大人那件事,你却失误没有带上你的纳兰兄弟一起——那一战只有你,没有奥屯,没有纳兰,而那一战偏偏又有‘转魄’!”

    难怪青鸾滴水不漏,原来他是有备而来?是,那是月清在东线的唯一一个破绽,因为苏杭、秦天那些自发刺杀东方文修的市井中人并不在盟军的原计划内,所以那一战徒禅月清为了保护他们,参与行动极其仓促,没能成功拉上纳兰,事后靠纳兰扯谎才逃过仆散揆的肃清。

    那是月清和纳兰绝无仅有的一次不在一起,堪称一直伴随月清的一个污点。以前没人敢对他深入调查,如今却……

    “没话说了吧转魄。你可对得起那个临死前还在护你的糊涂纳兰?!”青鸾语带愤然。之所以首度出现在台前,青鸾一则是急于向战狼争功,二则,只要确定徒禅月清是转魄,那就是帮助抗金将他剔出了小秦淮、害他不能潜伏在宋军报效国家、而且还失了一条腿给李君前的宿敌!他才是恨不得撕碎转魄的那一个!

    “不是说过了吗!?西线转魄就一定是东线转魄!?”徒禅月清仍然拒不承认,脸上全是不甘被冤的激动。

    “至少你做过东线的转魄!那晚建康民众顺利逃脱,你解释不了你的擅离职守!”青鸾冷笑,语气比平日激烈。

    “那天我没有擅离职守,纳兰他腹痛,所以我代了他,具体都已与仆散驸马解释了!”徒禅月清内心冷静而面容急切。

    “死无对证!”青鸾不再迟疑直接伸手来扒,权欲和仇心使人疯狂,“既不承认,那就搜身!看你此刻身上有无要送宋军的情报——”轮椅高度所限,扒的先是下面。

    “你做什么!臭匹夫,你再动手动脚,我可就要叫了!”徒禅月清大惊,一脸娇羞地阻拦。惊却是真的惊,被捕前他虽来得及销毁下线暗号保护下线,却来不及、也舍不得销毁自己将要传给徐辕和宋恒的情报。

    “贱人!再敢叫我就将你阉了!反正你也不需要!自凭一张小白脸谄媚成那么多人的面前红人……”青鸾怕旁人听到,怒不可遏骂道,手已然触到月清想送出去给宋军的布防弱点。

    那一瞬,流经月清心头的只有一个念头:金军是有人会破解我方暗号的,破解只是个时间的早晚,万一他们发现了自身的防守薄弱处,对宋堡主将计就计,那我军在凤州只怕会内外交困……

    师父,助我!暗想着师父的仙风道骨,情急之下月清的潜能爆发,成功逆行真气强行冲破穴道,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了腰间所束……平日里看着是腰带,实际却削铁如泥的软剑!

    “去他娘的总算可以握剑了!!”一刹之间徒禅月清形同变身,不再是平日里阴阳怪气,而是浑身上下散发出阳刚之气。原来他的看家本领不是刀而是剑?好像还是……玄门正宗的劈空剑法?!

    “庄主小心!”青鸾心腹原是回来复命,见此剧变当即冲前推开青鸾,却被徒禅月清登时削得身首异处。

    “来……”青鸾跌倒在轮椅边,正待唤人来救,“人”还未发出声,忽而发现月清身子晃了一晃吐出一大口血,此情此境,月清赌输,暴露了身份却体力不支也没杀得死青鸾,看来用不着青鸾去兴师动众了:“好得很,果然转魄,你去死吧!”

    青鸾虽行动不便,但手上章法还在,趁人之危一拳掠去,正中还在喘息的月清胸口,然而月清吐血倒地时青鸾冷不防也手心一热,不知不觉掌心竟被月清的剑割了一块:“好快的招……”眼前一黑,岂止血流,手掌都快要断裂的疼。

    “奥屯亮,愣着作甚,杀了他!!”青鸾动弹不得,怎能放过战机,因此忍痛下令。

    “好!”话音未落,一声巨响,一把利刃从后捅进他血肉之躯从前贯出……

    但这个被捅的“他”,却不是月清,而是青鸾!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